星光熹微,烏雲閉月,照不清地面的喧騰,無聲卻高漲的情緒如飲渴熱血、氣吞天下,就連萬物也做好被滋潤的準備。

  腳下踩著細碎,馬上跨著不安,帳內藏著殺氣,關外算著精細,各懷心思的人,比比皆是。

  勁風疾行,一整片白芒草隨波逐流,所到之處驚飛起萬千螢火如影隨形,點亮漆黑末路,形成燎原之勢。

  未幾,冷冽寒氣,無情地刮在冑甲外每吋裸露的皮膚,狠狠的疼痛卻也使人清醒。

  踽踽獨行荒野,靠近關外的兩條身影摸黑策馬,無視一只蓄勢待發的箭鏃,圍繞城關來回踱步,神態依舊輕鬆。

  倏忽,馬背上的人拉繩停下,搭箭在弦的人張弓不動。

  為首來人揮著馬鞭,直指城樓,『袞子你說,這箭,他娘的敢不敢放。』

  那名被稱為袞子的男子策馬趨前,微微頷首,冷冷道出,「敢,不過時機不對,他是不會輕易動手。」

  『那什麼時機才是對的......』

  「得天時、占地利、擁人和,缺一不可。」

  『迫於無奈看是他先動手,還是換你接手。』

  「動手,也能收手;接手,就為出手。」

  『還是那套,兵行黑暗。』

  「是的,暗黑兵法。」

  戰亂後不一定就有和平,但沒經歷黑暗的醜陋,就不明白光明的可貴。

  路,是人鋪出來的,過程是正是歪,終點就在踏出起點的當下注定。

  『看來這仗除了勝卷在握,你還替這沉悶的征戰多添加些意外驚喜。』

  「的確,不過這意外對敵人而言是驚,對大汗來說卻是喜。」

  『哈哈哈,坦白率真,果然不失我女真男兒的血性。』

  「大汗您看出來了。」

  『我沒你這般城府心機,如不是你麾下那小子向我提點一二,倒還真被你蒙在鼓裡。』

  「是他主動獻策還是您主動化被動。」

  『如果不先聲奪人,豈不成了有勇無謀之輩。』

  「大汗說笑了,您不動聲色的出招試探,比任何計謀要更高明。」

  『哈哈,不過稚子到底還是稚子,是急進些,或許對這滿州第一勇士的稱號太過在意,是否開始擔心你地位不保。』

  「地位不保,不代表不分伯仲。」

  『不分伯仲不表示,伯仲已分。』

  「大汗,您這膚淺的激將法,真他娘的管用。」

  此時多爾袞將視線由皇太極身影往上飄,飄向月輪旁的一抹黑色浮雲,暗自忖度,看來一手教導栽培的小子,開始有弒師奪權之心,想取而代之。

  上位一向能者居之,你喜歡,你底下的人更喜歡,究竟是我養虎為患,還是你玩火自焚。

  彼此都在試探彼此的底線,是主僕、是師生、是戰友,更是死敵。

  唯有沉到一刻,才能笑到最後,在最後一刻仍放聲大笑。

  越是鬆懈越要大哭,越是艱苦越要大笑,有一方哭必然有一方在笑。

  『說到底還是稚嫩,沒能看出全局,是否該談談你的下一步。』

  「下一步,早在上一步就完成了,接下來咱們還是亦如往常,趨虎吞狼、兩敗俱傷;而這一步,僅僅為掩蓋再來一步。」

  『臭名遠播,風聲鶴唳。』

  「我們坑殺降兵敗將,進城後不分老弱婦孺一律屠殺殆盡的消息早已傳得沸沸揚揚。」

  「附近城邑一收到我們大軍南下壓境,兵臨山海關的消息,不論軍民還是百姓早已攜家帶眷逃之夭夭。」

  「屠城得城,落荒而逃,不戰而屈人之兵,眼下我軍毫無消損更暢行無阻。」

  「對吳三桂來說面對的將是來勢洶洶,鋪天蓋地而來的軍隊。」

  「不僅毫無能力抵抗這如潮如浪的浩蕩軍威,鄰近諸侯王相各個明哲保身,不願出兵。」

  「連同京城派來的部隊也藉機按兵不動,只待情勢稍有變化,將伺機謀定後動。」

  「此獨木難支的窘境下沒有任何後援,內外夾擊、分身乏術,是為天時。」

  是時七恨為由,敗於五年平遼,反中己巳謀算,交戰松錦斬殺敵數萬,遼西最後防線終究僅剩山海關。

  「開疆容易,民心難得,李自成、張獻忠仗勢天意舉兵起義,卻在坐擁半壁江山後重蹈覆轍,忘記前朝衰敗之鑑,考掠明官,四處抄家,自尋死路。」

  「城中氣氛凝重,人心惶惶,不論京畿內外皆不得民心,百姓怨聲載道,反明反順日以劇增,此舉加快明、順敗亡,也為咱們一統師出有名。」

  黎民、蟻民接從順應,火速平定天下換得和平,既使助紂為虐,也比戰亂百年來得仁慈。

  「假意聯手,伺機出手,不下京城,暗度陳倉,先滅崇禎,後殺闖王。」

  『所以天時、地利已成,僅剩人和是最大變數。』

  「大汗放心,那廝斷會與咱們達成協議。」

  『威逼成?』

  「施利誘。」

  「只待崇禎死,大明滅,他便會火速擁立新帝創建南明,先滅李自成,後剿叛亂黨羽與咱們二分天下、分庭對立。」

  廢舊帝、立新帝,人人敢說,卻無一人敢做,縱然大逆不道也大快人心。

  只因是聖賢對人格的苛求,實則是人性心底原始的本意,外在道德枷鎖困住內在人心放蕩,忠義不過是文人騙傻瓜送死的饞言。

  仁者無恥,騙人送死;愚者無知,為忠去死。

  星光熹微,烏雲閉月,照不清地面的喧騰,無聲卻高漲的情緒如飲渴熱血、氣吞天下,就連萬物也做好被滋潤的準備。

  腳下踩著細碎,馬上跨著不安,帳內藏著殺氣,關外算著精細,各懷心思的人,比比皆是。

  忽聞天際一陣破空之聲越發響亮,席捲天地疾星而來,逆髮亂絲,面頰聲痛,尖銳黑影掠過鼻尖、下巴、咽喉,箭鏃直插馬前一寸位置。

  『看來,那廝表態了。』

  「是的,那廝同意了。」

  『成了,咱們準備入關。』

  「不大汗,是中原,準備入主中原。」

  皇太極策馬轉向,無心一問,『淑儕,送去了嗎?』

  本該絕口不提的禁忌名諱,卻因即將到手的霸業,一時興奮脫口而出。

  此時皇太極梗住咽喉,雙眼冷冽依舊直視前方,強忍不安、故作鎮定,絲毫不未剛剛的過錯有感不妥,只是背脊發寒,一滴冷汗迅速滑落。

  望著皇太極一閃而過的驚惶,多爾袞仍是面無表情,一張欲言又止的話語硬生吞回,忽然雙眼微瞇,嘴角上揚,語調輕鬆。

  「......大汗,別誤會,陳圓圓是被李自成強擄走的,與咱們無關。」

  明崇禎甲申年三月,李自成攻入燕京,崇禎皇帝自縊煤山。

  同年四月,吳三桂引清兵入關,清軍勢如破竹,攻破明朝最後一道防線,李自成敗走,滿清正是入主中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koko
  • 謝謝分享..........

    晚安, 祝~ 順心愉快.......... ^_^
  • 謝謝koko的喜愛~
    晚上好,祝開心~

    慕寒 於 2016/05/19 21:06 回覆

  • 茉茉
  • 連載~謝謝分享。
  • 謝謝茉茉的閱讀~
    晚上好,祝順心~

    慕寒 於 2016/05/19 21:07 回覆

  • Alice
  • 寫得好精彩~~感謝好友分享
    周三安好
  • 謝謝Alice的到來~
    只是班門弄斧,不吝嫌棄~
    晚上好,祝愉快~

    慕寒 於 2016/05/19 21:08 回覆

  • 蔡頭伯
  • 精彩好文~感謝分享~
    來問候好友~午安~
  • 謝謝蔡伯的支持~
    比起蔡伯的文筆,我只是趣味~
    晚上好,祝快樂~

    慕寒 於 2016/05/19 21:10 回覆

  • TaMaSHI
  • 這兩篇"繼承"讓我想到鹿鼎記的故事耶
    慕寒能用清明時期的視角和語句來描寫各個人物暗藏的心機與戰術論討,實在是太猛啦
  • 謝謝TaMaSHI的鼓勵。
    比起妳的創作,我的文章顯得沉悶又累眼。

    晚上好,祝你心怡。

    慕寒 於 2016/05/23 21:45 回覆

  • maxine 小可姊姊
  • 推6
    小可來賞文問候囉~~
  • 謝謝小可的蒞臨。
    希望不會感到無聊沉悶。

    晚上好,祝無憂。

    慕寒 於 2016/05/23 21:46 回覆

  • zaq14716炫理子
  • 好文采

    新的事務開始

    推77777777

    假期平安
  • 謝謝zaq14716炫理子的瀏覽。
    這一篇有點太跳痛,直接從鄭森的死亡,拉回滿清入關前夕,應該大家都看得一頭霧水。

    晚上好,祝格友有個全新一周的開始。

    慕寒 於 2016/12/12 20:1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