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時分,腳踩在潮濕的柏油路面,隔著衣服,悶熱的空氣還是強迫整身的毛細孔吸呼著,隨即一滴又一滴豆大的汗珠從皮膚沁出,而內心那種沉甸甸不踏實的感覺依舊存在。

  坐在接送車裡,一邊調適坐了三個多小時的飛機而酸疼的身體,一邊聽司機大哥娓娓敘述這一個禮拜發生的新聞。

  其實並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事情,倒是這些日子來天氣詭譎多變,大小不一的雷雨斷斷續續襲擊台灣各處。

  看著車窗前濃霧掩蓋的國道,一整團黑壓壓籠罩而來,頓時像衝進雲海裡的飛機一般,能見度幾乎只剩下幾公尺的距離。

  雖然滿腦子的睡意,卻為不斷切換左右車道,還能和我們談笑風生的司機大哥,膽顫心驚一番;就算在怎麼疲倦困頓,還是忍不住替他的行為捏把冷汗。

  洗去一身風塵後,強大的睡意瞬間襲上心頭,躺在熟悉又溫暖的床鋪上,身子雖累,卻精神奕奕,不想輕易闔眼,因為還在細細咀嚼這滋味,深怕明日一睜開,會發覺人生大起大落的太快,有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相差2千多公里的地方,是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還真是相距甚遠。

  縱然面容與膚色差異不大,文字和語言也並非不盡相同,可是心境感受與五官體會卻是大相逕庭。

  在那裡,我漸漸習慣繁文縟節,我漸漸習慣乾淨舒適,我漸漸習慣規則定律。

  我看到的是表面上的安逸美好,卻沒有機會認識檯面下的醜陋黑暗。

  在這裡,我不習慣冷漠的人群,我不習慣髒亂的環境,我不習慣紛亂的秩序。

  我看到的是同在泥淖中表面和檯面下所有的好壞,也包括灰色地帶。

  環境就是呈現人心的一種倒影,因為親近所以了解,因為習慣所以自然。

  在看見美好一面的同時也存在著不好的地方,一體不一定只有兩面,當中的混濁昏昧不計其數,也涵蓋主客觀的認知,縱然好壞是相對。

  有時候在經過驚濤駭浪後,平凡何嘗不是一種嚮往與奢望;但安逸也總令人多愁善感,忘了初心也忘了浪跡天涯那種無常無定的滋味。

  或許我們都還在尋找,尋找一個令自己熟悉的歸屬。

SAM_7682.JPG

SAM_7683.JPG

SAM_7688.JPG

SAM_7695.JPG

SAM_7719.JPG

SAM_7796.JPG

SAM_7832.JPG

SAM_7850.JPG

SAM_7868.JPG

SAM_7881.JPG

SAM_7883.JPG

SAM_7939.JPG

SAM_7967.JPG

SAM_8034.JPG

SAM_8036.JPG

SAM_8059.JPG

SAM_8107.JPG

SAM_8129.JPG

SAM_8159.JPG

SAM_8180.JPG

SAM_8218.JPG

SAM_8231.JPG

SAM_8236.JPG

SAM_8281.JPG

SAM_8295.JPG

SAM_8321.JPG

SAM_8344.JPG

SAM_8345.JPG

SAM_8346.JPG

SAM_8347.JPG

SAM_8349.JPG

SAM_8391.JPG

SAM_8517.JPG

SAM_8556.JPG

SAM_8664.JPG

SAM_8693.JPG

SAM_8733.JPG

SAM_8749.JPG

SAM_8761.JPG

SAM_8782.JPG

SAM_8790.JPG

SAM_8803.JPG

SAM_8854.JPG

SAM_8865.JPG

SAM_8873.JPG

SAM_8891.JPG

SAM_8893.JPG

SAM_8897.JPG

SAM_8902.JPG

SAM_8905.JPG

SAM_8909.JPG

SAM_8928.JPG

SAM_8943.JPG

SAM_8955.JPG

SAM_8963.JPG

SAM_8966.JPG

SAM_8970.JPG

SAM_8971.JPG

SAM_8972.JPG

SAM_8978.JPG

SAM_8980.JPG

SAM_8985.JPG

SAM_8987.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