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性,是指指一個人與生俱來固有的秉性與屬性。

  也是一種,外界難以改變的心理感知特性以及善惡引導的行為趨向。

  亦稱為本性。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部動畫,名字是【動物方程市/Zootopia】

  不曉得螢幕前的你(妳)是否已經看過電影,不知道看完之後螢幕前的你(妳)有什麼體會。

  在這裡先分享一段我個人十分喜歡跟認同的針對這部電影所做的影評,我也是因為看過這段影片才決定到電影院觀看。


  
  
  
  

  基本上故事內容跟影片情節就不再進行任何贅述,畢竟我不是專業的影評人,除了不客觀也沒有分析與統整的能力,二來想表達的內容既不有趣也不對電影的好壞做任何優缺點的評斷。

  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和影評人講得一樣,這部動畫每分每秒、每個橋段、每句對白,真的讓人很享受連我也不例外。

  電影一開始沒多久,我腦中也開始浮現一個接一個的問題,直到電影結束後這些問題仍不停在腦中盤旋。

  本該對這部影片感到十分歡樂卻因為這些疑問而衍生出許多遺憾。

  相較於【腦筋急轉彎/Inside out】帶給我的感受,那是一種人生對青春歲月的體悟與回味,如同致我們逝去的青春一般。

  可是動物方程市卻有著超寫實的惆悵感以及很沉重的社會議題,反映出許多表露於檯面的謊言和見不得光的隱藏暗面。

  當肉食動物和草食動物因幾千年的進化而褪去彼此的獵者與被獵者的天性開始帶來文明且和平相處作為開端時,我不禁想問,那影片裡的肉食動物要以什麼維生?

  是的,全片從頭到尾,所有出現的食物除了未加工作的天然蔬果外,其他能吃就和現實中的沒兩樣。

  有胡蘿蔔、有藍莓、有派、有冰淇淋、有飲料、有甜甜圈、有蛋糕,有任何人類世界發明的食物。

  所以所有的肉食動物都改吃素了嗎?

  我想起曾經看過雷G(雷句誠)老師其中一部作品,名字叫【動物之國】,其內容主要是描述是所有動植物與人類共存時所發生的種種情形。

  前半部有幾話是主角想找尋一種能讓肉食動物放棄獵食草食動物,同時可填飽肚子又不殺生的食物。

  最後發現一種同樣希望動物和平共處的人類所創造出來名叫永恆果實的食物,然後肉食動物從此能依靠這種果實維生。

  但沒多久主角發現這種果實雖然能填飽肚子及提供所需營養,卻依舊抑制不了肉食動物對熱血與鮮肉的渴望天性,所以仍無法改變弱肉強食的殺戮。

  針對這點,我不曉得這個設定是刻意被忽略還是真的遺漏,也不覺得是編劇哪裡出錯或是想極力掩蓋什麼。

  我相信製作方一定有針對這個環節提出思考做出考量,或許是因為沒有更好的方法能對這個問題獲得完善解釋,既然無法欲蓋彌彰索性直接捨棄。

  畢竟當某部分少數的物種能夠威脅到絕大部分的物種,那其下場不是被滅絕就是毀滅者。

  如果今天肉食動物捨棄掉天性、褪去野性,不再獵殺相對應的草食動物,那這些本該被獵食的動物自此除了自然死亡或天災地變而亡外,往後便沒有任何天敵可以威脅其性命。

  而原本數量就多過於肉食動物的牠們,甚至還能將其趕盡殺絕。

  如同電影裡副市長說的,【這城市有百分之九十的草食動物,如果全部團結起來,將不再懼怕任何肉食動物。】

  將這橋段投射到現實世界來看,本該是少數族群的人類,卻在一次又一次的演化中扮演著文明進步的創造者與地球生物環境的毀滅者這兩個角色,當我們因發明跟發現去過度消滅地球上任何物種的同時,也開始彼此互相吞噬。

  幾千年的進化,能夠讓影片中的動物和平相處,但我們的互相殘殺直到現在都沒停止過,不為任何理由、結果,甚至是拿保護當作一種逃避的藉口與手段,然後發明更多大殺傷力的武器。

  會不會,我們根本就不是動物,而是一種有情感的殺人機器。

  其二,如果將這部電影看做是一則勵志故事的話,其實本身就更貼切了,只是裡頭許多情節設計在在諷刺現實社會,如同影評人說的,如果你(妳)從小是成長於多文化多民族國家同時屬於少數族群的人,應該容易被電影的若干橋段戳中哭點。

  因為這部動畫凸顯另了一個深刻的主題,那就是歧視。

  如果今天獅子市長能夠為真心為羊族或是其他草食動物市付出不求回報,不再為了拉攏民心還有達成目的視為手段,是不是就不必擔心那些變回野蠻的肉食動物會造成社會恐慌甚至被貼上標籤。

  是不是副市長就不會因為市長的狂傲自大,對於沙文主義與種族歧視的痛恨所以有了取而代之的念頭。

  如果局長一開始就收斂他的偏見及刻板印象,就不會因為小看而錯看任何一個有能力又真心在做事的人。

  為什麼能夠號令兇惡的北極熊卻是小小的老鼠,在這個城市裡頭,備受尊敬與地位崇高的定義又是怎麼衍生而成的。

  當狐狸想要買冰淇淋的時候,為什麼會遭到大象的猜疑,不僅認為覺得狐狸本性難移,還不停強調其狡猾個性依舊,完全不去了解一個父親出自於對小孩的愛是否真實,而一昧的批評否決,縱使最後狐狸是有其目的,而電影也對此有做出合裡的解釋。

  有時候放眼望去,時至今日我們依舊會用有色眼光去看待不同膚色的人,甚至百般刁難與歧視。

  假設今天有個小白看見小黑,那他就會歧視小黑。

  假設今天小白跟小黑同時看見小黃,那他們就會一起歧視小黃。

  種種寫實的現象每天都在世界各處發生,更別提性別的刻板印象以及宗教信仰差異的而衍生的戰爭與不平等對待。

  我很認同阿信在【諾亞方舟】這首音樂作品中寫下的一段歌詞,【當人類終於變成同類。】

  當初看見這句歌詞的時候,腦海裡就有個念頭不停迴盪。

  那就是,對地球上所有的人種以及動植物來說,其實,我們都是同種類的生物,因為彼此生活在同一個環境,同一顆地球。

  而外星人,對我們來說才是不同種類。

  但為什麼,自相殘殺的卻始終是我們。

  所以觀賞完這部動畫的時候,我沒有因為電影是個歡樂的結局而感到快樂,有的卻是對人性探究與深刻體會的無奈感。

  一方面迫於無法改變現實而有著超強烈的無力感,二來是對於幻想世界的嚮往與希望破滅的真實感。

  當然,電影是電影,現實是現實,不能一竿子打翻一條船,有時候,改變不了世界,那就改變自己。

  看似很膚淺的話語,卻是最簡單的道裡。

  當我們能夠不再以殺害、奪取的方式過生活,而是用分享的方式活下去,或許才是動物方城市這部動畫話真正想表達的意念,也是所謂的香巴拉、烏托邦,或桃源鄉。

  以上純屬小編個人意見,謝謝螢幕前的妳(你)觀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