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歡她嗎?

  嗯,很喜歡。

  你想跟她在一起嗎?

  想,哪怕只有一秒的時間。

  那你把我想成是她,然後用盡力氣抱我。

  別開玩笑了,你是男生耶。

  是男生就不能被愛嗎?

  可以是可以,但...。

  但是什麼?

  但是我不可能會愛上男生。

  但是我愛你,你知道嗎?

  ...

  我比那個女人更愛更愛你。

  ...

  我才是那個永遠待在你身邊的人。

  ...

  就因為我愛你,所以我才不願讓你看到我狼狽的樣子。

  就是因為愛你,所以我要的是平等的感情,不是憐憫的愛情。

  

  那晚,熄掉菸頭的他笑著跟我道別,想起過往的那段告白,頓時覺得無地自容。

  看他緩步走進黑暗,直至樓梯不再迴盪他的腳步聲,我始終沒有追上去也沒有叫住他。

  只是繼續站在冷冽的晚風中,試圖將自己從深層的記憶抽離,努力保持清醒別再陷入回憶。

  有些話早就成為過去,既然已經埋葬在過往,就不該再將它挖掘出來。

  今晚過後,我仍是這間學校的助理教授,他依舊是這間學校的學生。

  兩條互不衝突的平行線,不會因為某些事情而有所交集就產生任何改變,何況本不該有多餘的變化。

  或許在那一刻,我感覺自己不是那個所有人都認識的自己,而是卸下一切的那個最初的自己。

  曾經我也為了愛情不顧一切,就算最後遍體麟傷什麼都沒得到,至少也轟轟烈烈的勇敢追求過。

  原來【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永遠】這句話,在哪個年代都是一種安慰自己最好的藉口。

  明明都身受重傷仍要裝做灑脫,然後在可笑的躲進象牙塔裡不斷懊惱,為什麼自己會出現後悔的想法,然後在碰觸到情緒點的當下,又莫名陷入痛苦的回憶。

  原來愛情裡面,兩人世界多采多姿,三個人卻分崩離析。

  對於我們渴望愛與被愛的單純,相比下卻比任何一種關係更加錯綜複雜。

  擁有不同靈魂與差異的軀殼,活在相稱的人生同時有著不平衡的殘缺,遭受公平對待的當下往往造就赤裸裸的歧視,體會現實面的道德觀更能勾勒出扭曲的價值。

  我不是女人卻也不像男人。

  我是男人卻渴望能夠用這副軀殼去愛一個男人,究竟是雌雄同體還是異類胴體。

  遇見他的那一年,我剛升格同儕稱羨的助理教授。

  認識他的那一天,我重新認識當初那個為愛情犧牲一切的自己。

  

  -我們都在愛人的過程中放棄,卻對結果耿耿於懷,然後變成一種遺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