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有喜歡的人了,所以不可能接受你。

  更何況,我們這輩子是絕對不可能在一起的。

  為什麼,為什麼不可能?就因為我...。

  

  『助教?』

  「...」

  『助、教!』

  「啊,什麼事?」我嚇得整個人瞬間從椅子上站起來。

  蕭源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也嚇得往後退。

  愣眼一看,『喔,是你啊,陸、咳,陸同學,有什麼事情嗎?」

  『為什麼?』

  「什麼?」

  『叫我的名字前還要清喉嚨?』

  「...」

  『好啦,是說,助教你剛剛在想什麼,想得那麼入神。』

  「我剛剛、咳,這不是重點,你倒底有什麼事?」

  『還敢問,我看你一直盯著螢幕以為在打論文,結果近看卻是在發呆。』

  「我是在打論文沒錯。」

  『但是內容錯別字一堆,而且用詞也不通順。』

  「啊!」

  『先別啊,你看看。』

  他指著一旁的機台,『你沒有要做實驗就不要操作機台,把我原本設定好的參數亂調一通,害我又要重新開始。』

  「啊啊!」

  『閉嘴,除了道歉的話可以省下來之外,想想你還能做什麼事情來補償我。』

  「啊啊啊!」

  我知道道歉的方法有很多種,但是沒有什麼比用錢更容易解決的。

  既然知道他晚餐只吃泡麵果腹,所以趕緊叫了些外賣當賠禮,還特地留下來幫他趕資料。

  雖然他說沒有趕在這幾天就要給出來,所以不用留下來,但我堅持。

  「你這麼晚回去,不要緊嗎?家人不會擔心嗎?」翻著資料,我故意試探。

  『啥?不會啊,我一個人租外面。』

  他看著筆記本上核對機台的參數,『倒是助教你這麼晚回家,家裡的人會擔心吧!』

  「不會喔,我跟你一樣租外面。」

  『是喔,你女朋友也會打電話來問吧,問你這麼晚還不回家,是去哪裡鬼混了。』

  白了他一眼,「我沒有女朋友啦!」

  『哪泥,你沒有女朋友,騙肖維?』

  「騙你幹嘛?」

  『你長得這麼—』

  「怎樣?」我放下資料夾瞪著他。

  『這麼—俊俏可愛,怎麼會沒有人喜歡。』

  「白癡,喜不喜歡是一回事,有沒有女朋友又是另一回事。」

  『可是,有些教育家是衣冠禽獸。』

  「什麼衣冠禽獸啊?」

  我抄起桌上的資料夾直往他身上砸。

  『欸,你來真的啊。』他一邊咬著雞排一邊趕緊躲開。

  「不然咧,我什麼時候跟你這屁孩玩假的。」我拿起抱枕作勢要攻擊他。

  『賣鬧啊,注意你助教的形象好嗎?』他站起來的時候又順手抄起一塊雞排。

  「早在你說出口的時候就該想到後果了。」我追趕過去,他不斷向後逃跑。

  突然一個腳步沒踩好,前腳一滑,就在我重心不穩往前撲倒的時候。

  『小心!』

  眼前的他一個箭步伸出雙臂將我抱住,然後穩穩的落在他懷裡。

  躺在他快速起伏的胸膛,我聽見劇烈又急促的心跳聲。

  不曉得是自己太緊張而心跳加快,還是他擔心我的安危才有的反應。

  「笨、笨蛋。」趕緊推開他。

  『誰才笨手笨腳的,要不是我,你早就仆街了。』

  「誰、誰叫你說我衣冠禽獸。」

  『又沒說你,只是說有些教育家都喜歡跟學生搞七捻三,令人作噁。』

  「你討厭師生戀。」

  『不反對啊,戀愛本來就是自己選的。』

  「那你又說很噁心。」

  『令我厭惡的是那些對學生亂來,被發現後又矢口否認,將責任撇的一乾二淨的人渣。』

  『他們賤踏的不只是愛情,還有學生的信任與嚮往,結果被傷害最深、最重還是這些孩子。』

  「我、我不是這種人。」

  『又沒說你是。』他笑著撫摸我的頭。

  「那你呢?」輕輕推開他的手

  『我什麼?』

  「你有女朋友嗎?」

  『沒有。』

  「怎麼可能,還是小三、小四太多,所以不記得了。」

  『拜託,喜歡交朋友又不表示我下流,而且劈腿那缺德事才幹不出來咧。』

  「你不下流,只是到處留情。」

  『我還留精咧,哪來情留給女生。』

  「上次比賽啊,結束後有很多女學生圍著你還不停拍照。」

  『拜託,那只是有相同興趣喜好,跟愛情扯不上邊。』

  「是嗎,你可是奪冠英雄呢。」

  『拜託就跟我見到小皇帝也會瘋狂跟他拍照留念,難不成我想嫁給他就嫁的掉,嘿嘿。』

  雖然他企圖用乾笑掩飾說謊,卻還是被我輕易看穿。

  那天他站在一旁直盯著他們看,露出的眼神就和女孩替那個男孩擦汗時,他們彼此間的眼神一樣。

  唯一的差別就在,你的眼神除了喜歡之外還有更多更多的失落,就和我看著你一樣。

  

  -我很深很深的愛你,如同你愛她很深很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