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場上,充斥著此起彼落的叫喊聲;球場邊,迴盪著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穿著球鞋踏上久違的體育館,沉甸甸帶著不習慣的感覺,自從不打系隊已經很久沒有感受鞋底與地板磨擦的感覺。

  看著偌大的電子看板,螢幕上顯示雙方比分始終沒有差距過大,勝負幾乎都在一球間來回跳動。

  第四節剩最後半分鐘,搶下籃板的蕭源快速將球推至中距離,馬上吸引對方兩名球員前來包夾。

  眼看人要被封死,球傳不出去,他立刻做一個假動作閃過一名防守球員,然後一個迅雷不及眼耳的速度背後傳球給跑進罰球線的隊友。

  球傳出去的瞬間,卻被防守球員一個下意識的伸手將球拍掉。

  眼看球就要出界,他豪不猶豫的飛撲過去,硬是將球撈回來然後大喊著,“隊長!”

  那名被他叫隊長的男子穩穩接到球後馬上切入籃下,說時遲那時快,中鋒一個漂亮的擋人動作,準備帶球上籃的隊長成功吸引到另一名蓄勢待發的防守球員的注意,在被跳起封阻的同時,立刻又將球回傳給蕭源。

  最後一秒,球絲毫沒有偏差就像小孩子般投入母親的懷抱中,然後緩緩的從籃網底下滑落。

  除了輸球的一方,全場爆出如雷的歡呼,教練、球員,所有人都湧向場中,互相激動的擊掌擁抱。

  頓時整個體育館充斥著笑聲、泣聲與掌聲不絕於耳。

  場上有飄然而落的彩帶以及分不清究竟是汗水、淚水還是礦泉水爬滿整張臉。

  此時此刻這感動的場景,我卻異常冷靜,似乎與周遭環境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空間、時間,在我看來彷彿整個畫面就像是慢速撥放,我聽不見任何聲音也不被任何事物吸引。

  只是愣愣的站著,視線沒有從一對男女的身影移開過。

  然後,我想起輸球給他的那天。

  喝著水他問我,『助教,其實你還挺厲害的,為什麼後來都不打球了。』

  當時我只是笑回答,「因為我已經找不到對手了,除了空虛寂寞還覺得冷,所以高掛球鞋宣布退休,才讓你這小鬼有機會在這裡對我耀武揚威的。」

  『啊不就好棒棒,那是因為你沒遇到我,如果當時你遇到像我這樣的對手,你可能永遠都拿不到冠軍,只能苦苦追趕著我,等到我退休才有機會奪冠。』

  把毛巾狠狠的打在他臉上。

  是的,幸好我沒有在那時候遇見你,這樣我就不會多受傷一次,畢竟那道最痛的傷疤已經在那時就深深烙下,就算再有相同觸景傷情理由也不會那麼的疼痛。

  畢竟打系籃的那幾年,每當比賽完後,我始終都會遇見那幕結尾,畫面中的女孩替男孩遞毛巾擦汗擦眼淚的樣子,不論比賽結果是輸或贏,她跟他的眼中只有彼此,他跟她的臉上總是露出讓我嚮往又心碎的笑容,那是只有很喜歡對方才能擁有的幸福。

  『來看我比賽吧!』

  「什麼?」

  『這禮拜系上要跟其他系爭奪冠軍,助教,來看我英勇的表現吧!』

  「為什麼?而且你還有時間給我參加校隊?」

  『拜託這叫有實力,我可是文武雙全的高材生呢,不管拉,就當是你輸球給我的條件。』

  「什麼時候下的賭注,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

  『這不是重點,感覺你也很久沒有到場看比賽,順便替系上的學生加油打氣也不為過吧,我這樣解釋是不是合情合理。』

  「歪理。」

  『什麼歪理,到時候你一定要來喔,我們一定會打贏奪冠的,就這樣說好了。』

  「哪有說好?」

  『到時候,不見不散!』

  不見不散?

  這句話令人高興又心碎,不論是當時的他還是這時候的你。

  當時的你總是笑著說,「小顧,明天也要打爆阿龍他們喔,到時候,不見不散。」

  我始終開不了口,因為你總笑著說完就轉身邁向前方,直奔眼前那道令我刺眼又嚮往的光明。

  你的微笑終究不是為我綻放,而是眼前的那個她。

  

  -我們都需要用微笑來面對這個世界,如果有天你消失在我的世界,我還能對你微笑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