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他的那一年,我剛好通過教師資格審視,順利當上助理教授,擁有自己的研究目標和專屬辦公室。

  不過我仍待在原本的實驗室居多,除了習慣這些設備操作外,主要還是因為大學開始就在這裡學習。

  認識他的那一天,不算大的研究室只剩我還在為教授的講課資料忙得焦頭爛額,更別提那些未完成的論文。

  看看時間,早已超過晚餐時分許久,肚子果然是最誠實的。

  伸了一個大懶腰,揉揉有些發酸的雙眼,喝著冷卻的茶水暫時抵制分泌過多的胃酸。

  雖然教授要我這幾天放鬆一下心情,別太過忙碌。

  畢竟剛升格為助理教授,前面的路還長得很,未來也有很多階層要爬上去,別把自己的繃得太緊。

  一想到這裡,看著出到一半的試卷,就忍不住無奈苦笑,果然壓力都是自己造成的。

  明明新學期才開始沒多久,期中考的日子都還沒確定,我卻已經在為試題絞盡腦汁。

  放下手中的茶杯,這時我聽見有人正敲著實驗室的門。

  「門沒鎖,請進。」

  敲門聲依舊響起,門也沒被打開。

  心想奇怪,都這時間應該不會有學生逗留,如果是夜校生的話就另當別論。

  不過也不對,如果是這間實驗室的學生,通常會在敲完門、我應答完後就自行開門進來,絕不像現在這樣。

  就算認為是開會時間不敢進來也說不通,因為只有遲到的學生在那情形下闖入,然後被教授稍稍挖苦、開玩笑。

  「來了—」,打開門的剎那,我著實嚇了一跳。

  眼前站著一個我不太熟悉的人。

  看上去有點稚嫩卻深邃的五官,長在不相秤的身高,我幾乎是俯視著。

  他拿下帽子,露出燦爛的笑容,動作有點浮誇。

  「痾,有事嗎?」

  他往裡頭探了探,『請問宮教授在嗎?』

  「教授已經回家了,有什麼事情,我可以你代轉達,或是你明天早點來找教授。」

  『怎麼會,教授走了。』

  什麼叫怎麼會,看看時間好嗎,同學,還有,「教授是回家,不是走了,別亂說話。」

  有點不明所以,只希望能趕快結束這場鬧劇,因為我真心覺得他有點浮誇,雖然剛剛提過了。

  「請問你有?」

  沒等我問完,他又開口,『你好,你是顧教授吧,我是今天剛升大三的學生。』他伸出右手拉著我根本沒伸出去的右手,然後握得非常緊。

  非常用力地抽回我的手,順便甩幾下減輕疼痛,「你好,其實我只是助理教授而已。」

  『很高興認識你,顧助教,是這樣的,因為這學期開始要做專題,所以我立刻就想到宮教授,想請他擔任我的指導老師。』

  『而且我聽說宮教授門下有非常傑出的學長姐,我一定會以此為努力的目標,不辱教授的門眉。』

  他說的鏗鏘有力,還做出拱手作揖的動作,只差沒給我三跪九叩。

  完全不曉得他是電影看太多,還是腦袋有問題,「所以?」

  『所以我是特地跑來這裡堵他的,萬萬沒想到還是晚了一步,虧我還特地研究他的課表,跟蹤他的行蹤,記錄他的作息,打算給他來個驚喜又隆重的拜師儀式,好讓教授感受到我真誠的心意。』

  他說的天花亂墜,我聽得目瞪口呆只差沒有口水直流。

  『誰知道,人算不如天算,教授居然自顧自的先走一步,半句交代也沒有。』

  『早知道就跟剛剛搭訕的妹子多聊幾句,搞不好還能要到聯絡方式。』

  這位同學,不是我很想講,怎麼你的用字遣詞都怪怪的。

  而且從剛剛對話到現在,我真心覺得眼前這個人不只是電影看太多,那顆腦袋也有問題。

  「然後?」我覺得自己漸漸失去耐性,只想趕快打發眼前這個無聊男子。

  『然後,我是來找教授的啊,助教你剛剛都沒在聽我說話齁,怎麼可以,注意聽人說話是禮貌。』

  就算在白目也該有個限度,我一直覺得自己脾氣很好,但絕不是在我又餓又累的情況下,「我跟你說過了,教授已經回家了,沒事的話請你離開,現在立刻,給我滾。」我不只提高音量,還一個字一個字念給他聽。

  不可否認我現在是有想把門狠狠甩在這小子臉上的衝動,如果他下一句吐出來的還是廢話,我保證不會讓他有開口的機會。

  『欸,助教。』

  「幹嘛啦!」

  『我發現一件事情唷!』

  「什麼事情啦!」

  『就是啊,我發現啊,你長得還滿可愛的。』

  「啥,你說什麼?」我好像看到一隻烏鴉在我頭上不受控制的亂飛。

  『我說啊,其實你有一張可愛的娃娃臉,但就是太常油頭角面,所以不笑的時候看起來像是在生氣,讓人不敢靠近。』

  『而且嘴臉糾結的樣子簡直就是說,敢再給我廢話一句試試看,信不信老子宰了你。』

  「所以啊。」他用兩個手指壓著我已經擠到分不開的眉心。

  『給你揉一揉,揉開心情自然就會好,不然白白糟蹋你這可愛的臉蛋。』

  我被突如起來的話語跟舉動給嚇傻了,連要關門放狗都忘了,像塊木頭愣在那裡,頭上的烏鴉也被嚇得摔死在地上。

  正當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他淡定的補了一句,『助教,其實你沒有另一半對不對,難怪看起來這麼哀怨。』

  瞬間一股怒火從我腦門竄起直衝雙拳,憤怒的揮開他手,然後破口大罵下逐客令。

  反應敏捷的他立刻就閃躲過揮擊,接著跟那群幼稚的小鬼一樣,跑下樓梯的同時還回頭對我扮鬼臉。

  『被我猜中了齁,你這麼可怕,誰跟你在一起誰倒楣啦,哈哈。』

  看著最後吐舌的動作映入眼簾,心情也惡劣到了極點。

  怎麼會有這麼沒禮貌的小鬼,好歹我也是個助理教授,居然被一個大學還沒畢業的臭小鬼批評成這樣。

  本來已經疲憊的身軀,被他這麼一鬧,整個人又更加鬱悶倦怠。

  算了,回家吧,剩下的工作明天再完成,今天什麼都不要再想,回家後乾脆就洗洗睡。

  一邊收拾桌上的書籍,將文件資料都鎖進抽屜裡頭,關上燈的時候腦子居然浮現剛剛那屁孩說的話。

  我真的常常皺眉頭嗎?

  看著玻璃櫥窗的倒影,試著用手去搓揉眉心。

  突然間發現,自己真像笨蛋,居然會被無聊的話給影響。

  放下手轉身離開,如果明天再遇見那小子,我一定要讓他知道什麼叫做禮貌。

  別以為進了這間實驗室就能這麼簡單拿到學分,不讓你嚐嚐我的手段,我就跟你姓。

  是說,剛剛瞎鬧那麼久,好像還不知道他到底叫什麼名字?

  

  -我的名字早已落在你的眉心,你肯接受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