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地上早已忘記時刻的我,望向鐵窗外天空的顏色變化,慢慢地由漆黑轉變成泛白。

  耳邊從來此起彼落的鼾聲沒有停過,我伸了個懶腰企圖舒緩沒有睡好而有點酸疼的身子,揉揉嚴格說起來根本就沒有休息而發酸的眼睛,雙手交叉枕著後腦袋。

  不急著回想昨夜的情形,畢竟我有一個晚上到天明的漫長時間讓我好好回想,仔細重複撥放每段畫面還能夠定格。

  

  昨晚從護聖宮返回巫巫家的路上,想當然還是要讓我繞路一次才甘願,不過最扯蛋的還是差點轉錯進錯車道。

  跟在巫巫的身後時而超前,一路上十分擔憂她的安危。

  畢竟這麼晚了,讓一個女孩子騎著摩托車,行駛在這麼遠的路途,現在想想,當初應該堅持換我騎乘跟車。

  不過我的後座只有一個雖然有駕照但隨時會上演玩命關頭系列的阿馨,一想到這裡,我還是只能邊注意邊行駛。

  回到巫巫家,最有熱情的除了她家人之外,還是她的家人。

  四隻肥的跟球一樣圓的吉娃娃,還有一隻黑毛大狗。

  說實在的,我所見過的吉娃娃就是以細小的體型、大眼睛、特別大的耳朵和直豎的尾巴為特徵。

  可是她家的吉娃娃跟小黑家、還有我所見過的吉娃娃就是有點不同,差別在於,那四隻吉娃娃根本就不是細小體型,而是略嫌臃腫。

  寫到這邊覺得很可惜沒有留下照片,因為我的衣服跟褲子都有牠們磨蹭所留下的體毛,以及親近時不斷舔拭而殘存的唾液,其中一隻還很乖巧的窩在我懷裡入睡。

  其實我很怕狗,只是我都會先主動去接近撫摸,不管是什麼品種或是體型大小的狗狗。

  但現在一直沒辦法好好入睡的我,正是被眼前關在籠子裡,正呼呼大睡的四隻其中一隻會打鼾的小狗害的。

  

  翻過身,我猛然想起剛剛在搬枕頭棉被的時候,看見巫巫家有好多釀酒用的酒甕。

  從看見就一直難忘到現在,剛剛應該跟她討點來試試看,搞不好也比較好睡。

  不過幸好,本來還吵著要玩真心話大冒險的人已經睡死了,也沒幾個能陪我聊天到超過兩點半。

  於是我只能繼續享受著鼾聲交響曲,在半睡半醒間,讓自己好好地沉浸在回憶的汪洋中,載浮載沉。

  

  天空逐漸泛白,我笑著迎著晨曦到來,突然間有種莫名的感動,像是終於得到救贖得以解脫。

  看著每個人一個接著一個從睡夢中醒來,我只是覺得肚子有種強烈的空虛感,可是心靈卻有滿滿的充實感。

  不過這種滿懷欣喜的感覺直到我們出發吃完早餐,又往下一個景點邁進的途中頓時全部流失。

  我實在不能理解,除了我跟小黑開車之外已經有五個人、五台GPS還有一個土生土長的彰化人帶路。

  為什麼我們還是迷路了?為什麼我們還是迷路了?為什麼我們還是迷路了?(這已經不是重不重要的問題,而是有關尊嚴的問題,所以要講三次。)

  連續兩天,我居然在彰化迷路這麼多次、繞路這麼多次,如果這天大的笑話被傳回高雄,我還有何顏面見我的鄉親父老,突然間有種垓下項羽的心情。

  所以我決定,接下來直接丟圖片就好,不要再讓自己重溫當時的情境,不然血壓又會再度升高。

  

  百寶村


  IMG_8554
  IMG_8556
  IMG_8559
  IMG_8560
  20150801_091526
  IMG_8646
  

  途中,被一對夫妻搭訕了。

  赫然一聊才發現,他們這對夫妻很瘋狂,一大早就從高雄騎機車飆到彰化。

  是有沒有這麼熱血,從軍中被放出來就很想飆風就是了。

  雖然他們兩個從大學還沒交往開始就騎著摩托車全台灣走透透,可是這感覺真的不是普通的累,我都替屁屁的小老婆感到心疼。


  IMG_8561
  
  糖廠

  
  20150801_104252
  20150801_104328
  20150801_104649
  
  彩繪村

  
  IMG_8564
  IMG_8608
  IMG_8631
  IMG_8647
   20150801_113614
  20150801_113722
  

  請不要把後面的壁咚看得這麼仔細,只能說,屁屁能認識到我真是他三生有幸。

  大一他生日被我和其他人合力丟二一池。

  大二他生日被我用一大塊完整的蛋糕砸臉。

  大三他生日被我狠狠地用舌頭喇記一翻。

  大四他生日本來預計讓他裸奔,不過後來想想這麼好玩的事情,怎麼可以讓他當第一個。

  

  八卦山


  IMG_8614
  IMG_8616
  IMG_8617
  IMG_8619
  IMG_8624
  IMG_8625
  IMG_8626
  

  接近回程中,我靜靜地聽著大家熱鬧的討論,明年、後年、甚至是之後有人帶老婆、丈夫、小三、小王、小孩一起參加,這樣年復一年的舉辦下去。

  或許來年有些人依舊會出席,或許從今之後有些人將永遠不再出現,這是誰也無法預料。

  有時過往美好的回憶會著趁一個不留神就溜進腦海中,畢竟現在的自己十分珍惜這段不容易聯繫的友誼,但是未來的那個我是不是活的與曾經所想的一樣。

  聽著聽著,漸漸地,聲音沒了,人影沒了,連自己也沒了。

  我依舊睜著眼睛,期待沒有太陽的天空能夠綻放一絲光芒,只是太陽西墜,沉默地被大地吞噬。

  一個接著一個笑著目送他們離開,笑著要他們不要回頭,笑著對每個人說明年再見。

  是的,再見。

  是再次見面,還是再也不相見。

  

  ---人生成長的過程就像寫下一段又一段的詩詞句子,只是要完成一個完整的故事,就要盡情地揮霍不遺餘力,直到燃燒殆盡的那刻才能寫下那曾經短暫的美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