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傍晚下班時分,原本就有些壅擠的街道,慢慢從各個角落湧現出更多人潮。

  路旁林立的商店招牌也逐漸亮起閃爍在黑夜中的霓虹,為這個吵雜的城市增添幾分熱絡。

  看著眼前人來人往的腳步,駐足在電線杆旁的我,突兀地像是剛與家人大吵一架,便憤而逃家的小屁孩,可能是腳邊這包不小的行李袋子讓人不禁聯想。

  但會這樣不分時間點就做白日夢的人大概就只有我,因為沒有任何人為此而停下腳步,反倒自然而然地與我差肩而過。

  過沒多久,桃紅般的夕陽被地平線吞噬,整座城市籠罩在漆黑的夜晚與閃爍的燈光中形成強烈對比。

  此時我看著眼前落下一朵雪花,很小、很輕。

  我伸左手想將之緊握手中卻撲了空。

  然後,是一群雪花落下,很大、很重。

  我伸出雙手想將之包覆在掌心卻撲了空。

  然後,是一整片雪花落下,很美、很傷。

  我抬起頭仰望。

  然後,整個天空不知何時飄起雪花。

  這樣的景色在台灣實屬難得一見,有的也不過是合歡山或玉山之類高海拔地區本身的環境條件具備下才會出現降雪。

  不然在城市裡頭就算氣溫有多低、多冷,也沒辦法像日本的冬天一樣容易就遇見雪花飛舞的模樣。

  撲落掉落在身上的雪花。

  如果是看多了那些粉紅系愛戀的偶像劇,懷抱著戀愛憧憬的男孩女孩,一定以為置身在這種銀白色的世界是一種浪漫的氛圍。

  老實講,一點也不,反而讓人苦惱不已。

  因為雪花要是沾在衣褲上不立即拍掉,就會慢慢融化,然後滲進衣服裡,到時候什麼羅曼蒂克都沒了,只會有一種又冰又硬的感覺,讓人非常不舒服。

  

  ---劇情終究只是劇情,愛情不是一般的數學公式可以簡單轉換,有時候,在愛情裡面,一加一不一定等於二---

  

  不過也多虧這場突如其來的驟雪,讓街上的人漸漸變得稀少,許多人紛紛加快腳步離開,或是尋找就近的店家暫時躲避雪花。

  而我依舊注視著對街那棟辦公大樓的第十一層玻璃落地窗面,漸漸地熄上原有的亮度,直到融入整個黑夜之中。

  「小姐?一個人嗎?」

  突然我的左耳傳來一句問話,我轉頭看向左手邊確認是不是他。

  結果出現在眼前的,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就站在這,而且還是一個跟那些日劇裡頭三不五時就會從鏡頭的一側到走出鏡頭的另一側,戲分不重、存在感也超低的路人角色。

  如果認真比對,會發現這個西裝筆挺的禿頭男上班族路人甲,換個造型後,就會變成另一個西裝筆挺的禿頭男上班族路人乙。

  沒等他開第二句話的第一印象,就估計有八到九成是下了班不想回家面對老婆,所以只好在路上亂槍打鳥搭訕落單女人去喝一杯。

  還是沒等他開第二句話在看第二眼,就確定有十成十是下了班不想回家面對老婆,所以只好在路上亂槍打鳥搭訕落單女人去喝兩杯,之後就順道去旅館打個免費砲。

  果不其然,他的第二句話。

  「要不要去喝一杯?」

  沒開口的我只是輕輕地搖著頭拒絕。

  不曉得是臉皮太厚還是不想花錢去找援助交際,不死心的他持續糾纏,「就喝一杯,我請客喔。」

  他露出一個我不曉得他在堅持什麼的猥褻笑容,只好淡淡地回應,「我在等男朋友,快滾吧你,禿子。」

  可能是被我面無表情的帥氣模樣給嚇到了,碰了一鼻子雪的西裝筆挺的禿頭男上班族路人甲,只是摸摸鼻子、笑著道歉然後自討沒趣的匆匆逃離。

  我想這不美麗的短暫邂逅,就不跟等等要見面的他訴說,不然寫這篇極度無聊的作者一定會誇大其詞寫些毀壞我形象的內容。

  

  ---拜託,作者也不是真的很無聊,只是聽到什麼故事就很想用文字紀錄下來---

  

  終於,對面的辦公大廈一樓的電動門緩緩步出一條記憶中早已熟悉的身影,只是本來就話不多的他此時依舊跟當時一樣,習慣默默的人群後面。

  然後看著他對著那群男女鞠躬敬禮,「各位前輩,大家今天辛苦了,我先告辭了。」

  「你也辛苦了,告辭了。」「明天見,回家路上小心。」

  看著他往人群的反方向離開,我快步地通過斑馬線,閃躲迎面而來的人群。

  然後在距離離他有幾步之遙的身後停下來,用力的將冷冽的空氣吸入肺部,清晰此刻不知是久別重逢而混亂不已的腦袋,還是因為呼吸急促而麻痺緊張的心臟。

  我大聲的叫住他。

  是的,他停住了,就連鄰近在能聽到我聲音範圍的所有人都短暫的停下腳步看著我跟他。

  他沒有回頭,但我知道他一定是知道我是誰所以才不敢回頭,因為這個國家中,很少會有人說中文,而且又是用中文叫他最熟悉的名字。

  大多數的人認為沒戲可看開始移動腳步,少數的人則是四處尋找哪裡有無攝影機的蹤影或是拍戲的模樣而停留,畢竟在這種落雪的夜晚,一個異鄉人對著另一個異鄉人,喊著異鄉的言語,這怎麼看都像極了那些八點檔必有的經典橋段。

  最後他還是乖乖地回頭,慢慢地走向我,臉上卻完全沒有那種驚訝的表情,反倒是有種被人發現的失落感。

  

  ---如果愛情是等待就有結果,那這世上就不會有人去珍惜每段戀情,因為不懂得體會那份得來不易的真實---

  

  「他媽的,老娘我可是坐了整整三個多小時的飛機來到這完全人生地不熟的日本,然後還又在這種冷到會下雪的氣候等了你一個下午,你現在居然還用這種像是心愛玩具失落掉的傷心小朋友的表情來面對我。」

  一路走來沒聽見他說任何話語更讓我是滿肚子的火氣爆發,走在他側邊的正在暴走的我一直對他瘋狂地發起滿腹的牢騷跟委屈。

  也不問我吃飯了沒,肚子餓不餓,什麼時候到的,就連個開心見到好久不見的喜悅感都沒有,真的氣得想一拳打爆他的眼鏡。

  甩頭鬧脾氣的我打算用沉默跟他抗爭到底,用餘光看著他從我手上接過去的行李,到還是有點放心,因為這種溫柔的貼心舉動跟大家記憶中的他一樣,絲毫沒有太大的改變。

  只是為什麼現在卻連一句話都不願意對好久不見的老朋友說,唯一有的那句話還是十幾分鐘前接過行李後說的,「我們走吧。」

  這算什麼神回答,然後我還真的愣頭愣腦的就跟他走著,真是見鬼了。

  不曉得走過幾個路口,經過多少店家,開始感受到飢腸轆轆與寒冷氣溫的交雜逼迫的感覺,這時間點,本該是開心地窩在餐廳裡,品嘗著日本道地美食,邊欣賞窗外雪景邊談笑風生,怎麼知道會跟原先預計的劇本完全不一樣。

  「我說啊!」終於受不了他那靜的連放個屁都可能會像打雷一樣大聲的沉默。

  「到了!」

  突然停下腳步的他,害我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到了?」

  我看著眼前一間像是時常出現在電視裡面的日本食堂,門口掛著熟悉的窗簾布型的招牌,還有這個看似一拉就會扯破的紙拉門。

  

  ---也許,我們都不是那麼的完美,可是就因為我們的不完美才能夠互相填補形成一個完美的圓---
  
  001B_Korea_A034_003
  
  此文章圖片不做任何商業上的用途,圖片來源:http://www.wall001.com/nature/korea_snowsky/html/image4.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