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風甚涼,雖然不算太低溫,可是在這個陰晴不定的臺北盆地,九月天的夜晚,天空開始飄起微微細雨。

  她穿著單薄的外套,瑟縮著站在馬路邊。

  而車上的他,不下車也不讓她上車,只是緩緩地放下車窗,一臉不耐煩地問:﹝妳今天到底在忙什麼?﹞

  『你忘拉,今天是你的生日阿,所以我去買了禮物。』她溫柔的說,還一邊提起手上的紙袋想要遞過去。

  沒想到他連接都沒接過去,依舊滿臉不耐煩,﹝妳也知道今天我生日喔,為了跟早點下班妳吃飯,還很抱歉地跟原本要去拜訪的客戶改約會議時間,結果咧,妳電話也不打一通,連餐廳的位子也沒有預約,真不懂妳在想什麼?如果有這個時間逛街買禮物,那倒不如早點回家煮飯等我。﹞

  站在轉角看著這一幕的我真的很錯愕,從頭到尾,她都站在車旁,吹著冷風,滿臉歉意著陪笑道歉,像是做錯事情的小孩一樣,而那個男人非但沒有下車,還大剌剌地坐在車上嘮叨個沒完。

  我很想走過去,一腳踹爛他的門,把他拖下來打一頓。

  點起一根菸,如果那個男人在這根菸抽完前還不下車或是讓她上車,我決定做我該做的事情。

  眼看她已經脹紅著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仍然努力抿著嘴微笑,用力的吸著鼻子不讓眼角打轉的淚水滑落,而手指抓著紙袋的繩子也因為太過用力而漸漸泛白無血色。

  突然覺得,一根菸的時間好長,所以我用腳踩熄那根只抽了兩口的菸向前走去。

  

  然後他閉嘴了,兩個人同時沉默的看向我。

  終於按耐不住地我,接過她手上的禮物,用力地朝那個男人臉上狠狠地砸下去。

  「你他媽是不是個男人,搞不清楚狀況是不是!」

  突如其來的舉動,不只是車上的男人嚇了一跳,就連她都張大著嘴巴傻愣。

  「人家女朋友還沒嫁妳,連未婚妻都不算,就算現在是你老婆,你她媽的知不知道現在外面很冷嗎?」

  不讓他有辯駁的機會,我提高音量大聲地咆哮,連經過的路人都不時張望側目。

  「你知不知道她已經連續辛苦工作了一個整星期?你知不知道她今天犧牲休息時間是為了什麼?別說是為了幫你挑生日禮物,那怕是找朋友一起吃飯、逛街、看電影那又怎樣?她甚至有權力放自己假在家看韓劇、睡覺,也沒有義務聽你在這裡放屁!」

  他終於下車了,用力地推開車門,帶著挑釁跟生氣地站在我面前,高舉著頭用鄙視的眼神惡狠狠地瞪著我,不明所以伸手要將我往後推。

  用力打掉他粗魯的舉動,我不甘示弱的回擊。

  「你知不知道她到底有多愛你?」

  他愣住了,她也愣住了。

  「你一定不知道,她到底愛你到什麼程度?因為你只是利用她對你不求回報的愛來滿足你的予取予求,所以你認為就算今天你在外面搞一堆女人,她也會死心塌地的相信你、原諒你、等著你、愛著你。」

  他心虛且惱羞成怒,﹝你、你憑什麼這樣說,你又是她的誰啊?﹞

  

  我知道這一步很不容易,但是為了她,我真的願意。

  牽起她的手,皮膚接觸到她指尖傳來冰冷的溫度,很柔軟也很真實。

  這一刻,我很平靜,原以為內心會是洶湧澎拜,心臟強力的跳動會不斷震動我的耳膜,可是沒有,我的心跳跟我的語調一樣,輕鬆自然的平穩。

  「我,原本是她的好朋友,但現在,是她的男朋友。」

  傻住了、他傻住了、她傻住了、放慢腳步注目的人傻住了、看熱鬧的店員傻住了、經過的小貓傻住了、流逝的時間傻住了、連這個瘋狂的世界也傻住了,全部都傻住了。

  而我像個頑皮的小孩一樣天真地笑著,用著沒握住她的另一隻手幫淚流滿面的她擦拭滑落臉龐的淚水,「我是永遠都不會糟蹋她的愛的男朋友,再見,前男朋友。」

  沒等任何一個人反應過來,我拉著她轉身就跑。

  這一秒,我沒有回頭,下一秒,她沒有回話,就這樣,眼前不斷閃爍的霓虹,耳邊傳來奔跑掃過的風聲,心跳與呼吸像是獲得睽違已久的新生。

  下下一秒,我發現,這世上的一切是這麼美好,原來鬱積在心裡多年的感情一口氣釋放出來是多麼地讓人沉醉,像是喝醉酒一般的微醺,只想待在這個浮華的世界裡不想人清醒,重點是,我能跟她直到永遠。

  

  “先生?先生?”

  下下下一秒,我看著眼前的玫瑰花還有一位女僕裝扮的店員,耳邊傳來車水馬龍與鞋子和地面磨擦的聲音還有人來人往的吵雜聲。

  “先生,今天是情人節,要不要考慮買束花送給女朋友?”

  站在轉角又天旋地轉的我,,還沉浸在剛剛的幻想中無法自拔,找不出任何詞彙,只是愣愣地憑著最直接的反應搖頭。

  點起一根菸,看著她笑著離開,再看向轉角那頭的她,一手撐著傘另一手依舊提著今天陪她挑了一整天要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原本她想要趁這次機會介紹那個他給我認識,一開始還豪不在乎地笑著答應,可到了最後一分鐘,我仍退卻了,我仍然對她笑著說有事情先走。

  看著她殷切張望的眼神,還有那個像是看見生平最喜愛的人所綻放的真心笑容,我用腳踩熄了只抽了兩口的菸。

  ﹝等很久了嗎?抱歉,今天下午客戶臨時跑過來開會。﹞用力的喘著氣,絲毫不在意是被汗水還是雨水淋濕,只為早一秒見到心愛的她。

  心疼他的她立刻向前一步用傘為他擋住雨水,『不會,我也是剛剛到而已。』提起手上的袋子,『生日快樂,大笨蛋。』

  ﹝謝謝!﹞他一手接過禮物,一手輕輕拭去滴落在她臉龐上的雨水。

  這一刻,我很平靜,原以為內心會是翻滾絞痛,豆大的眼淚會像天空的雨水一樣瘋狂的打落在這個城市,讓絢爛的霓虹增添朦朧的美麗,可是沒有,我的心跳跟我的眼淚一樣,只是靜靜的從眼角溢出。

  往著反方向離開,我不是漫無目的地走著,而是找尋剛剛那位拿著一籃玫瑰花還打扮成女僕的店員。

  “小姐?小姐?”

  躲在店門口躲雨的她,轉頭用著疑惑的眼神看像我。

  請問這玫瑰花怎麼賣?

  她笑著說,“一束八十元,先生你要幾束?”

  「全部。」我掏出皮包。

  “全、全部?”她有點驚嚇到。

  「對,全部!」我抿著嘴看著她,用出很認真的神情。

  “那、這裡總共是八百塊。”她數著那籃玫瑰花。

  我遞給她一張千元大鈔,「不用找了。」

  “謝謝,祝你情人節過樂!”她小心翼翼的將花籃裡所有的玫瑰花拿出並包裝。

  

  我知道這一步很不容易,但是為了自己,我真的願意。

  沒有接過她遞上前的花,我只是向她走近一步,雙手環抱住她,將頭輕輕靠在她的肩膀。

  我的胸膛感受到她因為呼吸急促而不斷鼓脹的身軀,顫抖的肩膀躁動著我的下巴,溫熱的體溫隔著她的女僕裝不斷傳來我的身體。

  傻住了、她傻住了、放慢腳步注目的人傻住了、看熱鬧的店員傻住了、經過的小貓傻住了、流逝的時間傻住了、連這個瘋狂的世界也傻住了,全部都傻住了。

  而我像個頑皮的小孩一樣天真地笑著,「謝謝妳,祝妳情人節快樂。」

  沒等任何一個人反應過來,我默默地轉身離開。

  戴上不讓人看見眼淚的墨鏡,踩著和正歡樂慶祝這個節日的所有人都不同的寂寞離開,因為這一晚的城市,只需要一場洗滌一切的雨水,不需要再多一個哭泣的人。

  

  妳曾說過,我名字裡的【翔】是自由的意思,所以你這個人會帶給他人無拘無束、自由。

  現在我想說的是,因為我的生命中有了妳,整個世界才是自由的、才能真正的無拘無束。
  

  4963272b9fa3b
  
  此文章圖片不做任何商業上的用途,圖片來源:http://www.gamez.com.tw/thread-483923-1-1.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