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房間,簡略的擺設,雖然沒有太多設計感,就和一般旅館飯店的房間幾乎沒有太大差別。

  但是這些念頭對於有目的而來的人來說,或許眼前的景色根本就不值得入眼,因為完全不會在乎。

  躺在一張柔軟又舒適的床上,床頭邊還有讓人放鬆心情的精油,就連天花板的燈光都是溫和的亮著,看來這裡的服務設想倒是挺周到的。

  兩眼目光從放置在地上的桌子、椅子、梳妝台、電視及沙發,接著轉頭看向另一邊有著整面都是用玻璃裝潢而成的牆壁。

  鏡面中反射出兩個清晰可見的身影,一個是用雙手枕在後腦杓看著鏡中另一個自己的我,另一個則是從進房間開始就幫我脫衣服、洗身體,現在還騎在我身上不斷扭動她纖細蠻腰以及晃動著豐腴的乳房,而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她到底叫什麼名子的女人。

  想起剛剛挑中她的時候,那位沈大哥好像有說過她叫什麼來著?

  容兒?莎莎?還是筱倩?

  算了,無所謂,反正我花錢來這裡又不是為了記住她們的名字。

  畢竟會來這種地方叫女人的,通常只是為了滿足身理上的需求,並不是花錢來談感情的,洩慾的過程才是重點。

  對她們而言,有錢賺才是重點,管你今天是什麼身分地位,還是道持著怎樣的心情,在你踏出門口前,付錢才是重點。

  不論是來自哪裡的小姐、有怎樣手段的雞頭或是來來去去的客人,在這裡所有人的名字、背景、過往,經歷等都是不必要的存在,有的只是最純粹的交易。

  這樣形形色色的縮影讓我清楚看見,這個社會從來就只有益沒有義。

  各取所需,就是這個扭曲的社會觀永恆不變的真理。

  

  我閉著眼面對她,她誤以為我很享受。

  『舒服嗎?』

  這個叫什麼來著的女人,除了不停的上下擺動,還用雙手不斷愛撫著自以為是我身體的敏感地帶。

  「嗯~」

  隨便應付了一聲,我也用手去搓揉她的胸部。

  只能說她真的非常敬業,因為她又用高八度且沒有間斷呻吟聲,自以為可以讓我更加狂野達到高潮。

  事實上,我也知道她很想快點下班,每天重複同樣的性愛動作,面對同樣都是毫無感情的男人,我想這也是會倦怠的。

  所以我是真的很想叫她閉嘴,趕緊扭完她的腰趕快讓我洩慾,然後走人。

  看了看放在枕邊手機上顯示的時間,距離四十分鐘還有十幾分鐘,如果不在時間內辦完事還想繼續的話就必須加錢。

  突然,我將她整個身子抱起並整個壓在她的身上,而她的手則是環在我的間沒有鬆開。

  下一秒,我使出氣力開始扭動身軀,不斷用我的利器往她的私密處加速抽送。

  整個迴盪著她越來越大的呻吟聲,臉部所扮演出來的表情也越來越歡愉淫蕩,而我的火氣也莫名的越來越大,所以我用我的嘴去堵住她的嘴。

  沒有太多的情感流露,有的只是皮膚滲出的汗水與歡愉沁出的體液的交雜,當下萌生的念頭只是單純地想趕快搞完她,然後付錢離開這個一點也不快樂的地方。

  最後,我卻一點也沒有像是把滿腹慾火一瀉千里的舒暢感覺,反而是更多的孤寂與難過強烈的衝撞心頭。

  『老闆,你好厲害喔,要再來唷。』

  

  穿回衣服的女人,拿著她用身體換來的應得的報酬,踩著足下的高跟鞋,滿足的離開,繼續尋求下一個跟這座無語孤單的城市一樣孤寂無語的男人。

  而我只是淡淡地踏出房間,靜靜地離開這冰冷的地方。

  站在一點也不寒冷的昏暗巷口,縱然衣衫單薄也不覺得顫抖,點起一跟名為寂寞的香菸,用力地將濃濃的尼古丁滿滿的充斥在整個肺部,企圖填補空虛的心靈。

  吐出去的當下,卻有好多好多的孤寂與難過在一瞬間突然湧上心頭,然後霎那間又快速流失。

  然後我又用力的吸入,接著又快速流失。

  吸入、流失

  再吸入、再流失。

  直到燃盡的餘灰燙傷指尖,直到那橘紅鮮豔的色彩殞落成了夜幕一般的黑。

  我的淚水終於無聲無息的侵襲我的臉龐,依稀記得我努力地壓抑著即將衝破喉嚨的聲音。

  顫抖的身軀,始終不敢放聲大哭,因為我很害怕,怕的不是引人注目的舉動,我怕的是一旦選擇悲傷哭泣的話,那是不是就表示著,我跟她的這段感情已經被眼淚證實是不存在的最佳證據。

  

  人說高雄是個不多雨的城市,只是站在被海風侵襲的壽山上,俯瞰著燈紅酒綠又寂靜的城市。

  或許該放晴的不是眼前這些如同默劇般的景色,而是這不斷哭泣悲傷的自己。

  是不是看著思念擱淺在夜幕低垂的星空下,讓所有的沉重高高懸掛在看不見的擁抱。

  或許是太愛彼此,所以不該互相佔據,保留一些愛還存在過的痕跡。

  或許是太愛彼此,所以不該不言不語,相信就算不在一起也能前進。

  一個人,去習慣一個人,就連空氣都還殘存妳的溫柔。

  一個人,去想念一個人,彷彿伸手就仍觸摸妳的笑容。

  就這一刻,翻開名為回憶的相本,獨自望著從前到從前,好像從來就沒變過。

  只是相片中的妳,卻只能靜靜的看著我淚流而無語。

  已經不會像過往一樣伸手擁抱著我,已經不會像不變的回憶一樣陪著我。

  

  妳曾說過,我名字裡的【昱】是明亮的意思,所以你這個人會照耀他人感覺明亮、開朗。

  現在我想說的是,因為我的生命中有了妳,整個世界才有日光、才開朗而且明亮了起來。

  
  aHR0cDovL2F0dC5raWRibG9nLmNuL3htLzIwMTQwMy84LzIzOTU3MDVfMTM5NDI1NDgwMVMzMzYuanBn

  此文章圖片不做任何商業上的用途,圖片來源:http://www.shaodaren.com/news/tuku/55S15b2x6YeM5Yqx5b%2BX5a%2B56K%2Bd5oiq5Zu%2B.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