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今天是父親節,但由於蘇迪勒颱風帶來的災害狀況滿嚴重,所以這個節對很多人來說真的不太好過。

  只是有些話語還是想趁現在抒發出來,因為對現在的自己而言,不敢說已經夠成熟懂事,對任何事情都能獨當一面,但至少越是成長越是能夠接近父親的背影一步,漸漸體會到當初踏入社會的他為了生活而扛在肩上的沉重,為了孝敬父母以及養兒育女獨自一人默默撐起。

  所以過不過這種節日其實真的沒有差別,因為我們不需要一個特別的日子才能聚在一起好好的吃頓飯,才能在茶餘飯後好好地聊上幾句,才能夠讓他們知道其實我有多愛他們。

  回想起兩年前,也就是剛拿到畢業證書的之後沒多久,每天的日子其實都頗無聊的,因為身旁的朋友不是留在學校不然就是開始工作或者是出國遊學,會留在學校的通常不是延畢跟繼續讀碩士,不過前者占大多數。

  第一次被這種各奔東西的情感佔據了整個心頭,從求學階段開始,不管是寒暑假開始或是從國小升到國中、從國中升到高中,甚至是從高中升到大學銜接的空白階段,好像都沒有過這種要約一、兩個朋友出來見面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可是一旦真正脫離學生這樣的身分,一旦抽離求學生涯這樣的環境,突然發現被捨棄掉的東西不是友誼,而是留不住那段青蔥歲月。

  教室還是一樣靜靜地佇立在那裏沒有改變,籃球場依然迴盪著激烈的拍打聲和鞋底與地板的摩擦聲,只是曾經滴落在那裏的汗水和汽水都隨著笑聲與叫喊聲而蒸發殆盡。

  

  就這樣過了一段無所事事的日子,在這時間裡每天不是看上網電影就是打電動,再不然就是出去運動跟旅行,畢竟這樣悠閒的時光在兵單來臨後,都會變成一種奢求的寶貴願望。

  直到月前年也就是2013年的8月8號,我送給我把拔最好的父親節禮物那就是,入伍通知也就是兵單。

  是的,我即將入伍,跟我認識的所有男性朋友一樣,跟我所認識的父老鄉親一樣,跟生在這個鬼島領著中華民國國民的男孩子一樣,我們必須去接受如何讓你從小男孩蛻變成真男人的洗禮,而且還是強迫中獎。

  不是像受洗一樣沾個水、灑點水或是浸泡水那麼簡單(在此申明沒有對洗禮的儀式有任何輕忽或藐視),而是要讓你度過漫長的無聊歲月,讓你永遠不曉得什麼是對什麼是錯,讓你不斷反覆著被汗水浸溼、讓你的尊嚴不斷地慘遭踐踏、讓你變成一個不會思考只會聽從命令的白癡,到最後還會讓你不明所以的帶著滿懷希望離開,離開後居然還會莫名其妙地時常回想起這段讓你匪夷所思的往事,尤其是當一群男人聚在一起後竟然都不知不覺地互相聊起不約而同的話題。

  當兵,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所以在2013年的8月8號,我送給了我把拔最好的父親節禮物,那就是頂著一顆菜逼八的平頭,包著簡單的行囊,告別所有人以及所有的事物,坐上通往隆田火車站的火車,開始了一趟名為軍旅生涯的旅途。

  

  其實說不緊張害怕那都是騙人的,望著窗外飛快的景色,看著一站又一站的月台,有好幾次我多希望火車能夠在那一瞬間停下來,那怕就是短暫的幾秒鐘也好。

  對於陌生的未知環境,還有這麼多過來人的建議,我多希望那些都僅僅只是危言聳聽,可是很明顯的,當下的我真的徬徨到手足無措。

  望著每個在車上的自己,每個人都是那麼的焦慮不安,卻又極力表現出一派輕鬆故作鎮定,此時會發覺,沉默,真的是一種無形的壓力,彷彿空氣跟時間都像是被凍結。

  除了火車規律的行駛聲響外,就連呼吸的喘氣聲、心跳加速的衝擊聲、衣服與身體接觸的摩擦聲,這些聲音感覺就近的像在耳邊不斷放大又不斷縮小,唯獨安靜的就是沒有一丁點的說話聲。

  終於火車的速度逐漸慢下來,終於窗外的景色逐漸清晰,終於耳邊傳來了許多不一樣的聲音,我卻仍然有種不真實又飄然的感覺。

  只是當我坐上遊覽車進入營區,當我包起行囊被倉促的趕下車集合,當我頂著大太陽在瘋狂流汗的時候,那瞬間我有種被硬生生拉回來的真實感。

  說真的,要現在的自己在去回想那些過程很不容易,因為都已經退伍一年多了,很多當下的情緒跟觸動都隨著時間被沖淡了。

  可能對於很多事情只有回憶跟敘述但卻沒辦法清楚闡述那樣的過程,更何況還得用情感去勾勒出畫面,呈現出來的好像只是平鋪直敘的表達。

  在新訓37天的日子經歷了一個小型社會的縮影,來自四面八方的各個夥伴,面對性格不一的長官與上位者,體驗著不曾有過的汗水與磨練,壓抑各種情緒起伏與參雜,接受每天不願接受的生活,呼吸著每一分一秒不自由的空氣,卻依舊必須放下尊嚴跟信心學會默默忍受。

  對我而言,體能上的訓練並不是我排斥的重點,被人約束怒罵也不會對我有任何影響,服從命令與規定這只是稀鬆平常的例行公事,畢竟我從未將這些事情放在心上。

  有時候望著弟兄享受著那得來不易的福利,我卻有股莫名的悲哀由心頭蔓延,因為這根本就是對人心控制的一種手段,由他們憐憫的施捨到我們瘋狂接受這樣的奢求,好像人生只剩下這一切,而且只能妥協因為全部都是那麼得來不易一樣。

  抽菸、喝飲料、上營站對他們每個人而言彷彿就是一大樂事,原來人一旦被剝奪、被限制、被強取掉許多東西,就自然而然會將本身的要求跟慾望降到最低,甚至會為了那僅存的快樂而賣命,因為所有的慾望就像是一顆皮球一般,越是用力擠壓,反彈的力道也就自然會大,畢竟只有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人才會懂得反撲,所以他們會一點一滴的壓榨、剝削,但不會危害到你們的生命,反倒會讓我們自然而然去認同這樣結果。

  這些都是現實面嗎,不,這些僅僅是我個人走過來後的想法與觀點,雖然我不排斥當兵,但是我很討厭軍人,我很是厭惡這樣的體制,這種根深蒂固無法拔除的毒瘤,攀附在這國家底下進行著骯髒又見不得人的手段來保護這國家所有人民。

  無奈的是沒有家何來國,沒有國何來軍,那究竟是要家要國還是要軍,可笑的是,這個國家,其實早就家不成家、國不成國、軍不成軍、父不成父、子不成子、君不成君、臣不為臣。

  話雖如此我生命有很多重要的人卻只能選擇這條道路作為他們現在唯一的人生道路,是迫於現實壓力的無奈還是屈就在困頓環境下所帶來的希望,事情的理由、事實的真相,我不能也無法為他們做出任何解釋,可是我卻很敬佩也很心疼他們,因為對他們來說,他們所捨棄掉的一切是遠遠超出我所能估算的,他們承受的壓力也不是我可以分擔的重量。

  畢竟他們能夠很驕傲的對我說,從簽下去開始,我就從未跟家裡拿過半毛錢,甚至還能夠分擔家計。

  突然間,我看見的不再是眼前的他們而是他們巨大的背影;突然間,我留下兩行熱淚而我卻沒有任何辯駁的話語;突然間,我發覺自己的年頭是不是白活了,仍在黑暗中找不到出口目標;突然間,我發現拿掉文憑後我到底還剩下什麼,是不是連自己都養不活。

  

  霎那間,我開不了口;霎那間,我開始思索;霎那間,我的只想將一切答案用心去回答。

  我無爾詐。

  我,活著究竟是為了什麼,何故會走在人生這條路上。

  只是這條路越走就越見艱難,終點在哪裡早已看不清。

  偶爾停下徬徨的腳步,抬頭舉目皆是迷惘,踏上成長的初衷,我早已在不知不覺中遺忘。

  是不是這年代的人都是滿口謊言,縱有同齡的人以純真在路上互相扶持,可是一旦長大,就只會在洪流中變得混沌。

  年紀越長,越是迷惘,莫名的鬱痛侵蝕心扉,惱人的思緒不斷折磨。

  漸漸地發現自己一直生活在虛無的世界,開始像所有的人一樣,學會的,盡是為了生存而去騙人的把戲。

  

  然後開始在扭曲的世界探索人生的意義,開始尋找繁衍後代的真諦,開始無意識的思考人生價值,開始質疑活著到底為了什麼。

  爾無我虞

  路,一直都在,人人都有,人人也都想走過去。

  不必告訴別人自己想走怎樣的路,不必接受早已被決定過的選擇,不必強迫走上不願走的道路,而是坦然正視的面對自己。

  問問自己,究竟是想擺脫外在的道德枷鎖,擺脫莫名被強加在身上的期望;還是擺脫內心軟弱的衝擊,擺脫那個拋棄真實的自我。

  然後問問自己,路,該怎樣走,視乎自己,取決於自己內心回答,或許,前路會因此不一樣。

  有人一直邁向前方,卻仍回頭看。

  有人停下腳步,以為人生的終點已到盡頭。

  但誰都沒辦法因為悔恨而讓腳步後退。

  我知道,這一切是深奧,但這一天,讓我尋回了我自己。
  

  022_2058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