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也就是2013那年1月的某天,寫下最後一篇的文章後,我莫名地就忘記該如何敲打鍵盤,不知道怎麼將翻滾絞痛的那些五味雜陳的情緒用文字描述出來,螢幕上有著一行又一行的出現,卻又一行又一行的消失。

  有的時候會停下飛快的手指,尋找適合的詞彙來表達當下的情緒,但是有了詞彙卻構不成完整的情緒,有了情緒卻不曉得創造滿意的詞彙,一直停頓著反覆思考,換過一首又一首的音樂,瀏覽一張又一張的照片,回憶一篇又一篇的畫面,索性點起一根繚繞的煙霧,依舊找尋不到出口,直到後來連停頓思考的時間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乾枯的心靈望著空白發呆。

  於是我收拾混雜的行囊,背起這個家所有的一切,毅然決然地邁步狂奔,用盡全力的逃離了這個地方,開始了一趟我不想成為那樣的大人的旅行。

  是的,我畢業了,很順利的脫離了16年的求學生涯,沒有延畢或是輟學,想當然最後還是一腳踏入軍中世界,一腳踩進所有人遲早必須面對的叉路,站在一段名為不是輸就是贏的的叉路面前。

  看著沒有指示的叉路,沒有所謂的左邊右邊,沒有所謂的對錯,沒有所謂的單一選擇,有的縱然是後悔也不能後退,所以只能往前一步步,因為這裡沒有人會教你(妳)怎麼選擇,也沒有人會提醒你(妳)該如何選擇,唯一有的就是選擇保護自己,並且忘卻那個最真實的那個自己,因為從這一刻起要開始學會在面對任何事情時去怎樣壓抑情緒的起伏,才能了解『天、真』這兩個字在他們的觀念裡所代表的意義,然後就能明白為何會害怕成為大家眼中的異類,接著就會捨棄掉那個曾經滿懷夢想並且勇敢孤身去對抗這個世界的自己,走到尾聲才發現,或許只是因為還想著幼稚,還是想著逃離別人的期望,可是我已經變成了那個小時候我不想成為那樣的大人的大人。

  所以到最後仍然必須含著眼淚投降,縱然我知道也相信【夢想這條路踏上 跪著也要走完】的道理,可是現在對我而言,夢想如同小時候吹的肥皂水泡泡一般,輕輕的,一顆接著一顆漂浮在天空,漂浮在這世間然後折射成彩虹的八種顏色,一種稱為希望的顏色。

  很美麗、很漂亮、很自由,很嚮往,卻經不起任何一絲抗拒的摧殘,無法抵抗自身與外在的壓力,就在不經意地當下消散於這世界,甚至連消失的瞬間都是輕輕的,輕的彷彿不曾存在過,也沒留下可以追逐的痕跡,就這樣伸手也抓不住,明明就在眼前卻連捧在手心都是一種奢求。

  或許這是必經的過程,因為活在這世上的每個人,都在不經意間成為別人眼中的那樣的大人,有時候會想,就算厚著臉皮也要學會放下,曾經放不下的,是因為放不下而留下來的都只會成為一種困住自己的迷惘,容易對未來的現實跟過去的枷鎖產生衝突和徬徨。

  只是,縱然這過程是必經的,無法逃離或跳脫,但為何還會對這此而感到耿耿於懷,甚至忘記微笑和快樂,甚至不接受這樣的決果。

  是任性嗎?是懷念嗎?是幼稚嗎?還是因為感覺到孤寂?

  懷著孤寂所衍伸出來的情緒佔據在這條名為變成大人的旅途中才會使人疲倦,就跟壓在身上的灰塵一樣,重的讓自己完全忘記了它的存在,卻仍不間斷的用日子這樣的單位來提醒著自己,無時無刻的一天又一天啃食剩餘的青春使其荒廢。

  

  我聽過一句廣告台詞,【人生就是一次次的出走,回家,出走再回家。】

  可是當我告別軍旅生涯,投入職場當起了一隻社會新鮮菜鳥的時候,我突然能夠在一天中看盡所有人生百態,正確來講應該說是人一生中的悲歡離合以及喜怒哀樂,如果用佛家語來說便是七情六慾。

  看見疲態的身軀、緊繃的嘴臉、飛快的語調、匆忙的動作、暴怒的情緒,或是健朗的身軀,放鬆的嘴臉,愉悅的語調,歡樂的情緒在一天裡同時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

  我不知道這是否就是身為『大、人』該有的正常表現,比面具更像面具的表裡不一,比人性更不像人性的人心,很害怕自己是不是會像他們一樣,漸漸忘記最真實的情感,是不是會讓自己變成比妖魔鬼怪更像妖魔鬼怪。

  我時常在想,其實最讓人感到恐懼的,並不是那些看不見的東西,而是那些明明看的見的東西,卻會在你(妳)看不見的時候傷害著你(妳),無法躲藏甚至無法接受。

  畢竟你(妳)永遠都不知道,把刀子插在你(妳)身上的究竟是你該相信的人還是不該相信的人。

  到頭來才恍然大悟,原來人生其實是一次次的擁有,失去,再擁有再失去,直至失去到一無所有,也就是連生命都失去後,才是真真正正的擁有。

  因為塵世間的一切都已於你(妳)無關,因為生離跟死別都已經不存在,因為生命的時間再也不會破碎,因為擁抱的後悔不會再離開,因為遺憾的眷戀永遠不妥協,因為揮霍的浪費都化成指尖的雲煙消散,而漆黑終將回歸漆黑。

  或許黎明是孤單的,或許沒人與你(妳)一樣,或許我們都在等待著莫名的渴望,渴望一生至少一次發光發亮,但結果往往都是失敗的。

  只是,因為有了這一步的失敗,才能有成功的開始。

    
  07c181671fa2ff9dbb108b0fb2712b7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