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The end的字體出現,小真移動滑鼠將畫面關掉。

  螢幕回到本來就放著桌面當桌布的笑臉,可是那張有著笑臉的女孩不是我的女朋友。

  「還不換掉!是想看著她打手槍喔!」

  「都是人家女朋友了,這輩子賣銷想了。」

  「幹!」

  

  最近我們三個不曉得發什麼瘋,一直看著任何有關愛情題材的故事。

  港片、東洋片、西洋片,當然還有最近超級夯的國片。

  其實我不會排斥一個人到電影院看電影,畢竟跟不認識的人看,總是能發現很多有趣的事情。

  例如可以故意鬧情侶,或是嚇小朋友,偶爾還可以白爛的跟電影人物對戲。

  但是阿哲跟小真這兩個人就沒辦法接受,大概只我有在時才想表現出不輸的白爛。

  

  不過最大的原因就是。

  「好無聊的片段喔!」

  「對啊!快進好了。」

  「哇靠,都快進是要看什麼?」

  「賣炒啦!你看愛情動作片還不都是看剛開始,還有結束的部份。」

  「對啊!去電影院總不好教播放人員快進,這樣很對不起自己的摳摳。」

  「不是對不起其他人喔!」

  「也對不起他們的摳摳。」

  「所以你要對不起這部影片?」

  「是對不起自己好不,看完愛情動作片都需要浪費一下幾億,這很傷身體ㄟ!」

  就因為快進這個原因,只好坐在電腦螢幕前,看著小螢幕虐待自己。

  當然還有一個我們三人的共通點,就是不喜歡拿香對拜搶熱鬧。

  身旁的人越是推薦的片子,票房跟評價越是好的電影,我們都很有意願去看,但絕對不是當下。

  每每等到下檔或是換成二、四輪的時候,才會下載抓來看。

  

  說是我們怪吧,畢竟覺得跟隨一股熱潮很不適合我們。

  不是討厭跟不喜歡,也沒有想評論的意思,就純粹是個性問題。

  而且我們還將最賣座的放到最後面才看,這樣才不會有種事後被強暴的感覺。

  強暴本來不是我想說的,可是阿哲比較喜歡這個詞,我也覺得沒有任何字眼可以形容,只好將就一下。

  至少在看完“那些年”,我們並沒有這種感覺,也沒有很特別的感觸,比起小說是真的好笑。

  

  「我們以前國中的外套是不是口袋,內外是不是可以相通?」

  看到上課打手槍這段,阿哲突然想起什麼。

  「好像是,還記得以前錢塞太進去,都會從裡面都會掉出來。」

  「喔!那沒事了!」

  「幹,現在笑這麼淫是哪招。」

  被我們逼問一秒後,他摸摸頭從實招來。

  「也沒什麼,就以前會把拉鍊拉到最上面,然後雙手插進口袋...」

  「唉耶!怪不得你每次都要等一下才站起來。」

  「哇靠,你也幹過喔!」

  我轉頭看著小真,「也是哪招?」

  「就也啊!」

  「幹,難怪你們兩個下課都要洗手。」

  「啊!你是沒摸過喔。」

  「......」

  突然被兩個不要臉的人同時問,這感覺就好像我真的很不要臉。

  

  「只有嗆教官,沒有打教官,有點弱喔!」

  「對啊!想當時在小學的時候,我們就有人跟老師單挑。」

  被他們兩個一講,讓我想起那個陳默寡言的男老師,跟那位才小學就擁有17幾身高、體重不知道多少男同學定孤之。

  大概是小四那年,當時我們三個還只是比女生稍微高一點點,胖一些些的瘦弱小屁孩。

  所以聽到這件消息當下,整個就是讓我們三個非常佩服也很興奮。

  

  那時候除了電視的卡通主角之外,我們總覺得老師是一種很強的生物。

  可以肆無忌憚的拿籐條海扁我們,就連被扁的我們都會被他的大道理感動。

  而且還隨便找我們當代罪羔羊,怎樣整死我們是他絕佳拿手招數。

  有一次我們把黑板上寫好的筆記胡亂改了一通,被該堂老師抓去質問。

  想當然我們一定始口否認,還一起串通打死不可以銃康。

  

  走回教室的那小段路,我們還相當團結的在幹礁,演戲就必須做全套給人家看。

  「真他媽夠衰的,炒機牌。」

  「曹林老師,誰這麼沒品。」

  「幹!我們只是打掃教室而已...來擊個掌吧!」

  我伸出雙手,讓他們用力拍在上頭,也很用力的一起大笑。

  結果隔幾天,那間教室被砸場了,大概是學弟妹看到我們三個人都敢挺身而出,所以就故意鬧大。

  誰叫那個老師真夠機巴,就連低頭寫考卷的學弟妹看我們一眼都被他大聲的臭罵。

  想想他還能活到我畢業應該算不錯,不然他大概會被五花大綁丟到台灣海峽,誰叫學校旁邊就是海。

  

  不過那位跟學生定孤之的老師,後來是真的不見了,應該調職了吧!

  可是我們就覺得那個男生真是有夠厲害的,原來長得這麼壯就可以打敗更強的人。

  就是說等我們長大以後,有能力也有體力能夠打敗老師這強大的生物。

  但事實證明是錯的,因為在我求學階段的老師幾乎都是女老師,所以我們還是被藤條打到畢業。

  

  故事結尾雖然說的很對,可是套用在現實生活幾乎做不到。

  因為再怎麼喜歡一個女孩,就算他被人疼有人愛,卻不是因為自己,那種感覺只是顯得很無能。

  「是低能吧!看著她跟別人過幸福快樂的日子,自己卻只能天天打手槍,還真悲哀。」

  「是性無能吧,搞不好上過床做過愛,卻不能在一起,大概發現你是性無能。」

  不管他們怎麼說,也去思考現在的自己怎麼想,就算這世界不會因為我而有所不同也沒關係。

  至少難過的時候盡量難過,想念的時候盡量想念,喜歡的時候盡量喜歡,快樂的時候盡量快樂。

  可是我絕對不會祝她幸福快樂,因為她要的幸福才是我想給的,還是想一直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