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沒露臉的陽光打在車窗玻璃上,還不時折射出閃耀光芒。

  難得這晴空萬里的好天氣,居然不是出現在昨天出門的時候,想起來還真有點小悲傷。

  並不是下雨的關係,而是在返家途中發現外頭一點雨也沒有,剛剛卻被淋了一身濕。

  最難過的還是鞋子又被雨水淪陷,走起路來會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響。

  

  昨天在科工館來來回回繞了兩三趟,並不是因為迷路而是根本找不到停車位。

  這樣糟糕的天氣居然是人潮爆滿的時刻,一點都想像不到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出現。

  剛錯過一個車位,繞回來不用十秒的時間,就看見格子上停了一台名貴轎車。

  最離譜的還是停車場外頭用告知車位多少的顯示器,才剛出現一至兩個車位,不到幾秒又掛零。

  如果在南部都一位難求,那在北部的民眾出門大概都需要自備一隻粉筆來畫位子。

  

  從側邊大門走進去,兩旁搭起很多紅色的棚子,每個棚子底下都有活動。

  但我的目的不是那些有著正咩的攤位,而是延遲很久的木乃伊特展。

  明明就是三月多買的票,居然拖到快四月底,就可以知道到底有多牽拖。

  就像每每想到要去電影院看場電影好好慰勞自己,最後還是乖乖坐在電腦桌前等待下載完成。

  

  前面說過今天科工館人還真不少,難道因為下雨使人憂傷的關係,所以要看點有文學涵養的東西。

  但那應該是去美術館才對,大概是被情侶淪陷了,不過科工館還是有不少藝術創作的展覽。

  像是許多高中生設計的展覽,還是繪畫創作,全都讓我這個沒有半點畫畫天份、連畫直線都有問題的人看得目瞪口呆。

  還好當初沒有選中需要作畫的科系,不然這四年下來光是畫圖,我就要送醫院了。

  

  會場裡頭沒什麼好介紹的,並不是沒有東西,而是展覽的物品太多,它又不給拍照所以不知道該從何講起。

  只能說真的很值回票價,看見很多國家地理頻道、discovery或是自己從書上讀來的文物知識。

  包括王朝年代,知名的法老王,器物的由來跟製作,當然還有神鬼傳奇中的聖甲蟲、木乃伊跟死亡之書。

  其中有不少的壁畫殘柱以及埃及文字的解析,也介紹許多埃及赫赫有名的神殿跟金字塔。

  而且這還是第一次近距離觀看木乃伊,不放過任何一絲的角度,就連動物也被有做成木乃伊,等待幾千年後重現人間。

  

  本來該是帶著滿滿感觸步出會館,因為這次展覽讓我見識到很多不曾接觸的層面,也很幸運的參觀許多額外展覽,裝載更多情感和煥然一新的感覺。

  結果人還沒走到大門口,瞬間傾盆大雨外加狂風席捲,通通毫不留情往我身上鋪過來。

  這時候就算有雨傘也半點作用都沒有,因為雨水挾帶氣流,連一旁的棚子都被吹出幾丈外,四面八方的風雨不斷而來。

  而我則是幹聲四起,連人帶著開花的傘衝到一旁走廊躲雨,頓時情感全失,只是看著暴漲雨水尿滿地。

  這時候警衛杯杯還很貼心的走過來說:「等雨小一點,身子擦乾些,進去看看我們的展覽吧。」

  挖咧,真是太貼心到讓我很無奈,無奈到不知臉上是雨水還是淚水。

  

  既然都濕滿身就不用在意,所以沒等雨變停便採著水漥回車上。

  看到很多人在躲雨,也看著手上這把不能防水的傘,繼續自暴自棄。

  回到車子最讓人錯愕的一件事,不是沒有衣物可以換,而是天空居然放晴了。

  連半滴雨都沒有,還露出一副充滿開朗的笑容,好像嘲笑剛剛淋雨的我是笨蛋。

  挖咧,這還真是有夠沒天良的,難道我是雨男嗎?

  

  反正都出門了,反正身子都濕透了,反正離西子彎不遠,去走走也不錯,順便回味每次去必吃的排骨飯。

  至少有好一段時間沒有來過,想起上次來的時候,中山大學校門旁到處都是塵土飛揚。

  之後不曉得整建完成會是怎樣的風貌,是讓人感到耳目一新,還是景物人事皆都不再。

  如同高雄第一座陸橋一樣,經過大公路時,上頭柏油已經被剷平,象徵走路歷史的洪流中。

  幾年後高雄又會是怎樣的方式呈現在國人面前,甚至面對全世界,還是只能收藏們回憶的腦海。

  

  經過隧道走進中山大學,沿著中山大學旁邊的人行道,走到英國領事館外。

  我承認西子灣真的變得很美很美,尤其是晚上到了這邊,更能有一股漆黑中綻放的美麗。

  可相對的,吸引大批慕名而來的觀光遊客變得比之前還多,帶來的影響是環境整潔的維持跟保護皆不能忽視。

  不過每次只要一見到海,就會有莫名的喜悅跟平靜,好想就這樣沉於海平面下,永遠不要浮上來。

  望著望著,身子不斷的傾斜;看著看著,連手腳都不自覺的鬆開;聽著聽著,內心跟海聲是相同節奏。

  現在只需要片刻的寧靜就好,我聽不到吵雜的交談,看不到人來人往的面孔,只有一波又一波的海風與浪潮。

  心裡想著的,腦中浮現的,如果能洗滌這身皮囊,那倒願意隨波逐流,讓全身感官盡情享受。

  橙黃色的夕陽,一掃先前陰霾,是為了能夠見此良辰美景,那先前落湯雞的狼狽,雨下在大又何妨。

  

  如果將自己做成木乃伊,是為了能再遇見尼羅河畔上的晨曦或落日,那我想重生的喜悅應該是每條來到這世上的生命。

  當出生的時候,你是哭的,身旁的人卻是笑著。

  當死亡的時候,你是笑的,身旁的人卻是哭著。

  能夠這樣活到死,就算心臟的重量大過羽毛,就算因此下地獄,也要慶幸自己能在人世間走上一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