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四天,離上次發文章的時間剛好足足一個月。

  為什麼選在今天發文,我說不出原因;為何不寫文章的原因,老實講這也沒有答案。

  是看個人心情也可能是有感而發,再不然就是遇到什麼改變念頭的事情。

  從去年年底開始,我的進度就很緩慢,甚至到最後延宕下來,雖然我不是暢銷的小說或漫畫家,並不代表沒有很多話想訴說,並不一定過的生活很平淡,並不表示經歷的事情讓人乏味。

  

  而是開始去想著能不寫就盡量不寫,試著用不同的方面去看待寫作這件事情,因為我發現很會寫文章的人,並非感情豐富,只是比一般人更有動筆的慾望。

  就算寫的再多,用的文辭多華美,引經據典俏到好處,或是把情阿愛的套用在裡面,會發現內容的架構,始終只是空洞了無生氣的陳腔濫調。

  當下確實會讓看的人很有感覺,彷彿電流竄過周身,好像全世界只有這句話,或是這個作家寫手能懂我。

  然後,內心開始糾結,心彷彿淌血,流淚天眠,整夜失眠,不要求什麼只希望能把付出放在心上......。

  這些感覺很熟悉的字眼,內心有如悽悽而涕下,好想發篇別人都看不懂,可又悲悲苦苦的文章。

  老實說這樣東西看久了、讀多了,人也變的消沉不積極,最後只是盲目追求那自以為的心靈契合,逃避現實所存在的問題。

  

  誰摧殘了誰的心,誰把愛情看的很廉價,誰心碎了倦了淚了,誰感到疲乏困頓,誰不斷扣求佛前的姻緣,又是誰默默轉身離開。

  別再傻下去了,是自己把自己看得輕,是自己把自己付出的愛情當做廉價,是自己把姻緣看得比佛祖還重要,別以為不聞不問的離開,是讓對方想起憶起你的好方法,這根本就是想要忘記不再有瓜葛才會做的理由。

  為了不讓身邊人擔心而騙是可以的,但沒有必要連自己都騙自己,這樣不過是一昧的往死胡同裡推,又拒絕別人想幫助的手。

  不用別人允許,你想要悲傷多久就多久;不用別人允許,你想要開心多久就多久;不用別人允許,你想愛多久就愛多久,不用別人允許,你想思念多久就多久,不用別人允許,你想恨多久就恨多久;不用別人允許,你想逃避多久就多久。

  

  前陣子又將“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的電影看過一遍,發現這其實不是一則百分百的愛情故事。

  女主角自己逃離兩段婚姻,純粹只是受不了被戒指套牢的生活,就開始到處旅行,學會怎麼傾聽自己的聲音跟善待自己。

  當中她到了印度學習瑜珈跟修行的日子,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靜默橋段。

  當胸前掛著靜默的牌子就表示,你不能開口說話,別人也會盡量不打擾你或是用其他方式跟你溝通。

  除了冥想打坐之外,這是最直接也是最簡單與自己對話的方式,畢竟人不可能是單獨的,打坐冥想結束後,還是要跟人互動。

  但是靜默卻可以依自己的時間去控制,你可以一個月不說話,也可以一年不說話,甚至很久很久,直到回應內心結束後。

  試問自己,有多久沒有好好愛自己,有多久沒有好好傾聽,有多久沒有面對不想面對的過往,有多久不曾滿足內心的渴望。

  

  閱歷過往文章,我發現那位老師說的真是對極了。

  「你寫出來的東西,文辭可以感覺出細微的心思縝密,但最重要的文采卻沒有出現。

  一篇沒有畫面,沒有情感,沒有故事的故事,充其量只像印在考卷上的題目,寫完就扔掉,這你同意嗎?」

  「非常同意,我寫出來的垃圾,大概會讓路邊野狗發笑,讓貓咪不屑一顧。」

  如果拿棒球來比喻,就像一台可以不斷投出幾百英里精準控球,卻沒有生命的投球機。

  讓人害怕的只是速度,卻一點壓力都沒有,一點內心澎湃的激動也沒有,感覺不到任何真實。

  

  「太懂讀者的作家是壞作家,不懂自己想寫什麼的作家不配叫作家,你說是不是?」

  我很想對他說,是你娘,但我不否認。

  因為人與人之間,誰對誰重要與否,誰要誰的愛與否,不是這些人去判斷的。

  如果自己不體驗人生當中的迷惘與矛盾,能明白張愛玲悲苦的情愛理念嗎?不嚐試過病苦交加的滋味,能了解鍾理和至死都要寫作的堅持嗎?沒經歷過瘋狂潰散的癡愛瘋癲,怎麼會知道席慕容的渡口並不只是在說渡口。

  很多時候別光用“心”去看待任何事情,別把一件事情“想”了之後不去做,就用最純粹的感官去接觸所在的世界。

  吃飯就好好的吃飯,睡覺就好好的睡覺,看電視就好好的看電視,工作就好好的工作,什麼職位就要有什麼角色的責任,別再用多餘的心思跟念頭去學習,但又有幾個人能做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