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果凍般的膠質,帶點不習慣的味道,通過吸管不停在我嘴裡攪拌。

  從開始接觸羊肉到現在,這還是第一次,嚐食羊大骨裡頭的髓肉。

  沒有體會過的滋味,有點騷腥卻很有感觸,不斷透過味蕾記住。

  無風無雨的天藍色,高掛上頭的烈陽,才三月多的南部,就比溫暖還要來的悶熱。

  那到了七八月,進入大小暑的節氣,將比以往更加嚴熱難熬。

  

  恰巧農曆五月多,宮廟剛好要進香拜拜,沒有颱風固然最好,不過更希望當天有雲朵可以遮掩頭上酷熱。

  前陣子看完國片-陣頭,看到了很多人都看不到的層面,體會到很多人都不曾體會的心情。

  每當看著跟自己年紀相仿的孩子,在烈日下扛著神轎、頂著神將、跳著家將、擺著將首、舞弄陣頭,總會有股澀然滋味。

  

  在這幾乎只要有人煙就有濃厚宗教信仰的海島,這樣的傳統到底是該由誰延續,又該由誰來傳承。

  一個小小的區鎮,光是香火鼎盛的廟宇繁多,更別說是私人開設的神壇。

  每每的進香、聖誕、出巡、建醮,動輒十人、百人之多,而這些人又是從何而來。

  

  大多數人都覺得,那些從事陣頭工作的,不是不務正業就是遊手好閒。

  更有黑道或幫派在幕後操手,大多吸收中輟生或是逃學離家的孩子。

  別說是現在,從以前社會就是流轉而來,這樣的風氣,也不是時間就可以改變。

  說到底他們也是群很辛苦的小孩,在學校書讀不成,沒有家的溫暖,在陣頭中卻也是最底層,最被剝削勞力。

  

  看著自己姪子肩上,那紅腫如壽包大小的瘀血,還有作為乩身後留在身上的血洞,是那樣的真實。

  他們只是不喜愛唸書,本質都不壞的同學,可就是很多人不明白。

  明明是一群最接近神祇的人,卻也是最埋怨上蒼的一群人。

  

  多大的記憶已經無法追朔,年紀大概是還沒上小學的時候。

  那天場上圍了一大群民眾,中間是請神上身後的乩童,而我個子矮小就站在人群最前面。

  離我短短幾步差距的是一位年紀二十出頭的小夥子,當時他拿著銳利無比的狼牙棒,不停的往自己頭上砸。

  砸完瞬間,我和他四目相對,當下那感覺究竟是震撼還是驚嚇,隨著年紀增長,漸漸被洗滌而去。

  只曉得從肉眼看出去的世界,頓時都成了血紅色的單調,每個人身上只剩下一種顏色。

  而臉上有一種腥熱的觸感,黏黏糊糊帶點稠狀,用手一抹,發現掌心有著赤紅般的血液。

  可我只是若無其事的擦拭,繼續看著眼前這些人繼續演出,或許是因為看得多,所以不自覺會如何。

  但又為何有種感概的心情,究竟是他們自願對所愛的事情無條件奉獻,還是在辛苦結束後展開的笑容。

  

  而電影陣頭所呈現的已經很完善,可同時已經道出很多人的心聲。

  黥面不只是因為神明上身,而是當大家的目光都在臉譜上的時候,就不會被人發現藏在這張畫下的自己。

  如果沒有他們的堅持,又有誰願意走在這條傳統又守舊的道路,或是將這些技藝改成供人觀賞的創意。

  人生中有很多路是可以選擇,或是改換另一個視野,惟獨放棄這條路是不能走。


  
  P100084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ㄎㄎㄎ
  • 真是熱忱!
    教好侄子,要被你帶好,不要被朋友帶壞。
  •   他很乖,本質很善良...

    慕寒 於 2012/03/24 21:3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