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雨零落,飄打一卷未曾闔起的輕冊,冊上文字成糊,漬染飛白,墨色成瀑,傾出不成文字的心緒。

  薄日風起忽浙瀝,展書一卷,讀不盡滿目蒼涼。

  拓著微雨,走入一幅水墨煙色,煙墨盡處,一雙雙眉目灼灼。

  眨眼,是人在轉視中之必然,毫無眨眼之目光。

  因為這世上有一種絕艷,只存在諦視眇目之間,兩個人用眼神追逐著眼神。

  引一睇眸光,勾著乎乎一瞬,化作脈脈暗流,沖激成一股,看穿與被看穿的角力。

  「妳之眼相緊迫,雖上睫微斂,但眸光翕忽,有幾分不豫。」

  「你之眼相眢深,雖眙目於吾,卻是別有愁思耽溺。」

  看著同一片肅殺凝成的雨霜,堵抑在心的遺憾更顯淒涼。

  皎皎雨地,迎風踏懷,糾思的面容,寥寫著莫名感嘆。

  現在連虛設的牢籠也不存在了,是不是該永遠將妳放下。

  「曾以為只要能除盡讓吾想起妳的一思一念,吾便能將妳連根拔除。」

  這種緬懷的感覺,竟也讓吾眷戀,澈然的眉目莫名有著相似的影子在。

  噙著暖笑,眼中卻是藏著摸不透的冷漠。

  遺憾,是一種勾情未已的韻調,結束了,卻是停不下緬懷的激念。

  「人說夢幻空花,我卻貪戀這一夜虛華,但願夢來不用醒,怕認滄海一月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