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愛情和離開工作一樣,如果待的越久,走的時候就會越悵然。

  因為習慣是短時間內很難適應的反應,突然失去就會變得徬徨無措。

  崩塌的重心,像是被海嘯侵襲的瞬間,縱然害怕無助仍需面對。

  災難後殘留下來得,是滿目瘡痍的景色,可是破壞後又代表著重新開始。

  但那樣的失落感,就像咖啡上的奶泡一樣,堆得厚厚一層,等咖啡冷去後,還是不肯消失。

  最重要的,還是內心裡不平衡的痛苦,它會驅使我們一昧尋求,撲朔迷離的答案,藉由得到渴望。

  怎樣做,才能忘記傷痛?

  此時此刻每位過來人都會出現不約而同的念頭:

  「好熟悉的眼淚,好熟悉的問題,看著前來尋求答案的人,彷彿見到以前的自己。」

  當初那傷心流淚、肝腸寸斷、沒有對方就活不下去的種種行為,在如今看來真是青澀害臊,更甚者是不屑一顧,令人嗤之以鼻。

  原來眼淚是如此的不值錢。

  接著娓娓道出,自以為是挫敗跌倒後,證明自己足以重新站起來的答案。

  巧的很,這個結論又是不約而同。

  「是時間,時間會撫平一切。」

  可笑至極的答案,竟被奉為愛情裡的救贖。

  想反駁,又發現,原來不是被時間說服,而是被痛苦征服。

  許多往往還處在傷痛中的人,總缺乏等待的耐性,他們忍受不了孤寂與痛苦,希望馬上有一帖藥可服,更希望一切都是夢,醒過來就會好的。

  其實心裡的傷,一直比皮肉之傷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痊癒。

  一位需換心才能存活的病患,經過醫師妙手回春,可以在幾個月後吹蠟燭慶祝重獲新生。

  但心裡頭所受的傷好得沒那麼快,因為會常常忍不住去挖掘它、觸碰它,看著看著眼淚又不爭氣的掉下來。

  所以好了,但又壞了。

  有時誤以為碎掉的心,只要自己挺起胸膛,堅強忍受。

  或者讓自己疲於奔命,沒有任何空閑去胡思亂想,打起十二分精神面對。

  還是立即投入新歡的懷抱,享受不間斷的愛情滋潤。

  這些種種欺騙的行為,既使真能收拾碎片,卻在經年累月後才明白,某些連自己也不了解的疼痛,原來是舊創復發。

  可是時間,確實是治療碎掉的心,唯一的一帖良藥。

  只不過藥效與治療總是漫長,不只是考驗病人的自致力,更需要有耐得住寂寞的決心。

  因為在時間之中,一定會好起來的。

  激盪的愛情或是立即擁抱的新戀情,都像抹在皮膚上的萬金油,不久,就不復刺激辣烈。

  最後仍要空白著手,等待時間到來,才會發現。

  願意等待的人,還是會在生命中永遠等待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