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日風起拓著微雨,走入一幅染墨煙色中,水暈煙墨盡處,一雙眉目灼灼的主人緊握素絹。

  指尖上頭殘留未乾的墨漬,像是坡上的無主墳頭一樣雜亂。

  臨走前的提詞,徒留塵世間的文辭,如今只剩幾句模糊不清晰的行書。

  

  放眼望去的素白,霧茫茫的水氣是不斷溜走的觸覺。

  當習慣對這世界的離別,走過茫茫的原野中。

  為我驅趕膽怯的,是那份忽然思念起妳的堅決。

  

  還以為情感可以書寫任何一切。

  更迭的脾氣,能不能不要輕易就妥協。

  最容易被忽略的是相愛的喜悅。

  更迭後只剩爭吵聲嘶力竭,還是無聲沉默。

  

  窗櫺上,打入晨霧朦朧,路燈漸次熄滅,重複每個深沉的夜。

  出現的容顏向星辰隱隱約約,消逝在回憶創造的錯覺。

  破曉前的殘月,倩影與思念在曙光中重疊。

  一如瞬息萬變的聲線,是那般真切、是那般牽動,是那邊浮現。

  

  眺望著而今漫天蒼涼,想著是難以觸及,春暖花開的時節。

  遺憾中,任流年埋葬過往,飛雪落下翻去一頁又一頁,卻無奈著不知怎樣停歇。

  寒風強韌的將夢撕裂,零落幾片枯葉掉落眼簾。

  承諾是隔閡的錯覺,不需要理由就碎成紙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