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數聲響不斷,對岸風景管理區燈火通明、熱鬧非凡,而龍虎塔這端亦是人潮不斷。

  坐落在春秋閣後方的五里亭,更宛如【湖心亭看雪】般的韻味。

  躲雨的我們沒有任何狼狽,反倒是多了點調皮的不成熟。

  湖風挾帶細雨的潮濕,漆黑中閃爍突兀的光亮。

  反射湖面的影子惟長提一痕,五里亭一點,賞此良景只此五六人。

  

  在不曾雪落的左營,現下倒是滿心期待,朱閣上堆積著厚雪。

  大雪三日,湖中人鳥聲俱絕,讀往湖心看雪,霧淞沆碭。

  天與雲,與山,與水,上下一白,到亭上,鋪氈席地,燒酒爐沸。

  

  伴著綿延不斷的細雨,人潮絲毫不受天氣影響。

  逛過一家又一家的攤位,踩過一坑又一坑的水漥。

  不理會濕淋淋的褲管,不在意被沾濕的臉龐。

  咬著手中的臭豆腐,聞著一碗碗熱騰騰的藥膳排骨。

  縱使秋涼伴隨著雨落的潮濕,體內還是感到暖暖的溫馨。

  

  但這樣的溫馨沒有持續很久,因為大伙又開始在打嘴砲。

  尤其是我左手邊那四隻久未合體的樂樂、明莼、怡如、俐文小妹妹,每人都用高八度的聲音在耳邊又叫又笑。

  害我差點想走人,但更想要翻桌。

  因為她們的阿馨寶貝跟堃堃馬麻,居然加入魔音傳腦的行列,對我左右開弓。

  強忍著笑容,當下的念頭不是翻桌,就是把她們通通推下連池潭。

  

  最讓我受不了的,就是入贅的小黑女婿。

  現在開始會盧小我,還跟著他們一搭一唱,婦唱夫隨的逼機樣。

  真是逼我用台語開罵,好想把他們全部敲昏。

  這時候,滿嘴都是食物的冷宮達達,也開始參一腳。

  既使如此,我還是懷著笑意,一個個的修理了一頓。

  不過這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什麼會搞的這麼複雜。

  

  原本要到豐穀宮看蜜蜜、朵拉、利晨她們筊糖獅,但已經不記得廟到底在哪,所以錯過精采的擲筊。

  畢竟來了這麼多次的萬年祭,有些特別活動老是沒有參與到,真的會很可惜。

  又踏過一個水漥,這次我還把堃堃整個人拖過去。

  反正我的鞋子已經救不回來,所以開始自暴自棄的玩水。

  「哈哈,死也要拉一個當墊背的。」

  「噯唷!賤捏。」

  

  龍嘴的口已經拉起鐵門,我們只好到後方的五里亭。

  坐在長椅子上面,視線望向對面的舞台。

  主持人的聲音、音樂的聲響、活動的響聲、觀眾的掌聲,傳繞回響著本該靜謐的蓮池潭。

  此湖似乎在低鳴著什麼,也許仍無法完整的表達。

  江流、波瀾、滄海、滂沱,原來臉上的這些濕潤就是你的情感。

  

  「五、四、三、二、一」

  射上天際的祝融,在渾沌中炸開一道曙光。

  然後換化成無數的火蝴蝶,盤旋上空翩翩飛舞。

  最後隕落在這事態百息的浪潮中結束,畫下完美的落幕。

  這點綴的色彩,縱然只是一瞬,也是最美麗的綻放。

  莫說眾人痴,更有痴似眾人者,此人為也,鍾愛也。

創作者介紹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