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段動人的故事,往往都有一些感動觸發在裡面。

  但故事的結尾,並不一定要完美,就因為貼近現實,才讓人感覺寫進心坎。

  雖然話總是說得漂亮,實際上根本就是南轅北轍。

  當然很多時候並不想搞得像瓊瑤一般的經典,或是張愛玲式的寫風。

  就因為多了點年少輕狂的酸甜苦愁,才像道不盡、說不出的那種滋味。

  既然內心戲不需要演這麼久,就讓這段故事順利演出。

  鞋子剛踩在地面的感覺,還是很不踏實,但沒有太多時間可以分心。

  下一秒,我蹲低身子爬進遊覽車旁的小暗門,開始從事最擅長的工作。

  將放置在車上的每樣器材一一卸下,連同那台厚重的音響設備。

  揮手道別司機周大哥,希望還有下次見面的機會。

  前一晚的澄清湖被雨水打溼,今早的地板卻蒸發我們滑落的汗水。

  不算吵雜的會館,早晨還有許多人來到這裡運動散步,此時卻塞滿了很多聲音。

  比預計的時間還要早,卻沒法好好認識我這小隊的每一位成員。

  很多太匆促的突發要處理,一件又一件按照步驟解決的事情。

  玩著歡迎的口號,擺動身體的每一寸,留下一滴滴珍貴的汗水。

  這繁忙的假日,東奔西跑的代價,得來的交換究竟是義無反顧還是義不容辭。

  或許現下沒空理會這個問題,只能等待日後,看著照片細細咀嚼。

  「一百學年度,澄清湖勞工育樂中心,影視系迎新宿營使業式開始......」

  

  結束簡單又簡短的開幕儀式,進入輕鬆又放鬆的肢體課程。

  看著專業的老師,做著簡易又俐落的瑜珈動作。

  我們的骨頭卻像生了鏽的鐵製品一樣,沒有按時上油跟保養,動作全是半吊子。

  可是效果竟出奇有效,身心在那短短的幾個小時內,好像放鬆了許多。

  手腳的流暢度不像往常的難以伸展,談吐與呼吸間那股難喻的氣息互相伴隨。

  整個空間是寂靜是奔放、是柔和是大膽、是單純是複雜,放鬆中帶點專注,認真中帶點歡愉。

  每個人的目光雖深深的被老師吸引住,但那瞳孔又像穿透了整個地下室,給了一種旁人都無法透知的視野、理解的想法,因為連我也是無法自拔。

  望著向我們駛來的小貨車,最吸引的是車頂的招牌,因為跟廟有關的字。

  將一盤又一盤的台菜擺放在桌子上面,有股味道告訴自己,就像在吃喜筵一樣。

  與此同時,天空終於將囤積已久的酸楚宣洩,一陣下過一陣的細雨打在我們身上。

  像似哭訴著崩潰的內心,也宣告著我們的下一步被打亂,這場雙方互發的計謀終於決裂。

  下午的活動通通需要另遷場地,包括擔任關主的闖關活動,還有營火晚會這項重頭戲。

  但就目前狀況看來,我們的重點必須先把架設營火用的竹子跟麻繩放置乾燥的地方。

  細針般忽停忽下的雨,身子凝結的水珠卻如豆子般大顆。

  已經脫了線的手套,傳來陣陣的麻痛,纏繞在手臂的麻繩,壓迫著能承受的感官。

  逼至極限的本能警告著,痛楚一點一滴侵占著意識,身心被迫提振精神。

  仍沒就此放手,沒有放鬆一絲氣力,既使感到力不從心,就算傷痕累累,還是緊握著麻繩。

  因為很明白,只要一有鬆懈的心態,就很難在堅持用力的可能,因為保護機制已經不受控制。

  並不是疼痛而不行,而是自己還太弱,所以才會傷成這副德性。

  如果是把拔或其他人,一定輕而易舉的完成,不帶半點傷痕也不像我搞的如此狼狽。

  完成營火的搭建,卻沒法讓疲憊不堪的雙手休息。

  緊湊的時間逼迫大家賽跑,趕忙簡單收拾一下,開始進行每個人的闖關活動。

  索性不穿起外衣,反正身上也沒有乾的地方,打著赤膊上身,僅著一件黑色汗衫。

  身上有的也只是骨頭,沒有半點肌肉,幸好不算太胖,不然會很像那些有著啤酒肚,穿白掉嘎還禿頭的杯杯。

  至少讓大家有諂媚關主的機會,不然老是聽一些老梗也沒有任何新奇。

  感覺還是跟帶小朋友差很多,年齡跟想法都讓我有種第一次接觸的念頭。

  第一次帶大學生闖關,第一次不用擔心任何會發生在小朋友身上的突發狀況。

  這樣的經驗居然僅此一次,往後的日子會不會有我不確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對我而言這應該是今年最棒的禮物。

  沒有困難的隔閡,也沒有年齡的界線,代溝的問題或是哄騙的伎倆,並不適用在彼此。

  趴著欄杆望著雨落,這坐落在澄清湖的棒球場,一定也是一直這樣看著。

  直到黑夜吞沒掉眼前,直到沒有任何聲音回盪在空氣中,慢慢的收拾剩下的器材,至少今夜會是漫長的期待。

  晚上的重頭戲來了,終於要寫到青春洋溢的精華,那純度有如九九九黃金。

  但篇幅太冗長,還是留到下一篇再繼續說下去。

  沒辦法,就是想一口氣寫完,不想要有斷層,感覺會很不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