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06 Thu 2011 21:49

  「回家路上要小心。」

  「開慢點,當心行人。」

  「記得現在是開車,不是騎機車了。」

  雙手交叉在方向盤上面,枕著額頭閉上眼,耳邊卻沒有我想聽見的聲音。

  雖然是實習,能夠獨當一面也很不容易,至少主播經歷都需要長時間。

  緩慢駛出停車場,FM的雜訊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音樂。

  坐上駕駛座的時間也有幾個禮拜,以前常聽到的叮嚀變的更溫暖。

  好在至今只撞過一兩次前輪的保險桿,還有倒車入庫時,右邊的後照鏡壯烈犧牲。

  下了山,時速依舊不快。

  少了太陽照耀的大社,多了霓虹燈襯托的觀音山,人潮車潮依然不可小覷。

  尤其是騎摩托車的,壞習慣還沒完全改掉,加上開車技術不算純熟。

  看著身旁一堆呼嘯而過的機車,四處見縫猛鑽的騎士,我倒還挺懷念。

  以前見到紅燈都可以亂闖,不用刻意等在停車線,也不用顧慮車子ㄟ到人家。

  現在光是車身跟對方小小的親到,人家不但不領情,還要告肌膚之親。

  到那時車財兩失,可能賣屁股也還不了。

  回到家還沒換下衣服,只是洗把臉整理一下遺容就出門。

  短短幾分鐘的路程,臉上已經收下台灣海峽帶來的味道。

  經過家裡的廟,騎過舊厝旁的巷子,來到隔壁的空地。

  空地上佈置了平安宴的會場,還有康樂團的舞台,四處張望的同時,迎面而來的是大姑丈。

  平安宴的後方有條巷子,走進去到底左轉數來第二間,就是所謂人家厝的壇或堂。

  有別於廟的興建,往往都是設立在房子或是門前。

  雙手合十拜了拜中壇元帥,小時候還有到這邊踏過平安爐。

  不過當時我的左腳腳底板踩到燒融的塑膠,只是小小一塊,就讓我吃進不少苦頭。

  檢視自己腿上的傷疤,光是被機車排氣管燙到的地方就有兩處,面積都還不小。

  加上當時左手中指有被熱熔膠滴過,真的可以說是被火產物燙過的小屁孩。

  因為愛玩也很皮,才會讓自己帶著這些現在已經看不見的疤痕長大。

  坐在紅色的塑膠以上,打開紅酒的塞子,端起杯子從左手邊開始倒起。

  大伯、阿叔、鄉長、阿丈、阿舅,再加上老爸,就是沒有我。

  不過重點不是我沒喝到酒,而是我所有該尊敬的稱呼都用上了。

  好加在沒有公字輩的,不然整場筵席可能只有喝飲料的份。

  每個人敬酒都來不及了,怎麼還有時間吃東西。

  所以他們是紅酒一支接著一支喝乾,菸一支點過一支抽完,我則是食物一口接著一口吞下肚,有時候也是酒一杯跟著一杯倒滿。

  舞台上的歌曲一首變過一首,他們的話題一則換過一則,我還是一盤吃過一盤。

  聽著鄉里大大小小發生的事情,嘴裡品嚐著各式各樣的道地趣事。

  細細咀嚼,有時平淡無奇,有時層出無窮,有時酸甜苦辣,有時難以下嚥。

  人生就如同一道菜,從培養生長,到成熟下鍋,不論任何香料,都是一盤回不去的色香味。

  或許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三十年,這樣的光景在往後的日子,我依舊會是我。

  只是身邊的人如同在座的叔叔伯伯一樣,是我的長輩也是把拔從小到大的玩伴或同學。

  坐在這裡參與著,可能是自己或是他人家的小孩舉行的婚喪喜慶或是廟方活動。

  望著大腹便便的嫂嫂,時間一向都不等人。

  明年的時候姑姑家,就會多了位小女娃的哭聲。

  而我這個做叔叔的手,可能又要多騰一個空位來牽她。

  或許我能夠準備一大堆故事等著妳的到來,妳要牽得緊緊的。

  但現在剛喝下幾咪咪紅酒的自己,想說一則難以言喻的故事,甚至影響到現在的自己。

  發生的地點就在高雄的澄清湖,人物以及主角很多,但我從來不是,甚至連配角都不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阿姐
  • 嗚嗚嗚那ㄟ都沒有提到勾居ㄟ挖
  •   因為妳太勾錐了,所以不用啦!

    慕寒 於 2011/10/19 23:0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