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26 Fri 2011 22:07
  • 你看

  早晨的壽山,少了點芬多精的氣息,反倒是多了些海風吹來的鹽澀。

  一條熟悉的道路,騎乘當下,卻越感到陌生。

  新鮮的冷空氣吸入肺泡,飽滿冰涼冷醒了昏昏欲睡的腦袋。

  看著無法上去的坡道,我有點不明就裡,也想不出所以然來。

  阿柳說旁邊有條小路可以上去,我看的卻是用石頭堆砌而成的步道。

  這太難為我家小白,也太高估我的雙臂,是要提帶走的爬上去。

  不過這個問題真的難不倒,好歹也是這裡的熟客。

  每次來都要花個幾十塊進去,看得見的動物也才兩三隻,還要頂著大熱天呼喊牠們出來探頭。

  一個油門跨上人行道,雖然這情結在電影裡常常出現,但真的騎起來還是很奇怪。

  很怕下一個轉角會有人影熊熊衝出來,畢竟這個月份可不能太鐵齒。

  再者也不想撞見那東西,畢竟人已經夠衰了,不希望倒楣更嚴重。

  

  伏在小桌子抄寫,把那天行前訓漏掉的事項謄進行事曆中。

  果然是夏天,就算還沒正午,太陽也是大到不行。

  很懷疑這種熱死人的天氣,怎麼還會有人想逛動物園。

  當然,這種想法證明是錯的,因為周圍的遊客漸漸變多,聲音也越來越吵雜。

  額頭不斷冒汗,我也懶得再擦拭,停在鹽埕埔捷運站外邊,看著前面十字路口站著警察。

  左等右等還沒等到前鎮康輔社的社員,我百般無聊玩弄手上一大串的鑰匙。

  為了防止阿柳作弊,河馬允許我們抽鑰匙,當然是交給我這個誠實可靠小郎君。

  是天堂是地獄,就要看平常有沒有燒香拜拜,臨時抱佛腳來巴解我也是可以。

  「如果抽到男生,記得過彎的時候給他一記拐子,或是瘋狂甩尾把他甩下去。」

  

  照印在身上的光影,掙脫綠葉的色彩,毫不猶豫全灑落在滾燙的柏油路上。

  輕快的愉悅感在空中飛舞,灼熱的焦躁不停盤旋著,下一秒雙雙隕落。

  原來不是籤王的感覺這麼爽,看著剛剛費盡心力的某人,再看看他後座的男生。

  會心一笑的滋味果然很不一樣,卻沒有太多的想法,只是老練的稀鬆平常。

  不停止的前置,代表心態上該有所起步,沒有過多的念頭也沒有結束該有的開始。

  沒當一回事,縱然熱血沸騰心卻異常冷靜,從早到晚不停的省問。

  然後,情勢急轉直下,冰冷的觸感換成極度血脈賁張的圍打。

  咀嚼嘴中還是那一句老話,重情重義,滾,老子的心情壞透了。

  從那天開始,前遇驚天火,後見萬人敵,一段奇妙的野史揭開序章。

  

  便當吃沒幾口,是出活動以來最常發生的事情。

  不是不合胃口,而是沒有胃口,因為連喝飲料也是淡而無味。

  舌頭嚐不出任何該有的味道,只有對沁涼透心的渴望。

  不在意這小細節,大家都一樣難熬,汗水同樣在流失,烈日不會只待在一個人的頭頂上。

  擺放小朋友的行李,這間沒有開空調的志工室真的會把人烤熟。

  外頭的熱鬧非凡跟我沒有半點關係,唯一惱人的就是要想盡辦法擠出空間來。

  整理好這邊堆積如山的包包,居然還要應付會冒煙的音控設備。

  望著像被烤熟的機器,白煙不斷從小縫隙中竄升,我們的汗也沒有停過。

  只不過,應該是炎炎夏日的溫度,為什麼背脊會有股寒冷流過。

  「我的心都涼了,如果在冒煙下去,我想心臟就停了。」

  苦笑也是大笑,小小的舞台上仍賣力鼓動身子,只為一個簡單的目的。

  那就是小朋友一起動起來,還有他們比陽光更閃耀的笑容。

  或許參加的夥伴們都有過那小小的遺憾,想彌補就要不怕犧牲,善養自身的浩然正氣。

  無非紈絝子弟,也非一步登天的癡妄,只為實實在在的老實人。

  天,親自向你討教,不痛,一點也不痛,是怕因為死才會感到疼痛。

  

  跟著導覽小姐的指示,陪著這群小蘿蔔頭走過一處又一處的探索地。

  說著讓人發笑的話,其實我很喜歡說話,也很喜歡說笑。

  看著黑猩猩叫著白白的名字,對著猴子說他長的好像小米,六龜妳怎麼可以擅自離開妳的居所。

  一句又一句,逗著孩子的興趣,然後看著他們捍衛自己喜歡的大哥哥、大姐姐而戲弄我。

  嘴角上揚的當下又是超脫對名聲的執著,或是那時代過去了,此時又是新的時代來臨,而這個年代,將比任何朝代要來的長遠。

  

  晚上的重頭戲當然就是營火晚會,吃沒幾口的晚餐被我擺放在桌椅上。

  手機播放的音樂是龍拳,而我正跟巫巫還有達達練習著。

  有些生疏的彆扭,加上些微改變的舞蹈,讓腦袋開始放空的我手忙腳亂。

  原以為該在本來的活動場地舉辦,連綁好營火的木頭都準備就緒,還有那台剛上手的音控機器。

  卻讓對方的上一步打亂了我們的下一步,趁著我們自亂陣腳,便從中作梗。

  一如往常,讓對方知道下一步,偶而知道再下一步,俗不知竟是為上一步做掩飾。

  再下一步的精隨,就是要讓自己也猜不著自己的下一步。

  小丑在台上的魔術表演我沒興趣,坐在外圍的椅子上,靜靜等待時間到來。

  看著小黑身穿老虎裝,好奇的我也想玩玩看這身勁裝。

  終於等到那煩人的表演結束,看著地上卡斯爐的火,一束又一束的線香等著燃起。

  旗子揮動的那瞬間,直到快終場的那一秒,跳香舞的夥伴都已蓄勢待發。

  音樂下,人影即刻晃動,宮、商、角、徵、羽五音開始不斷繚繞,現場氣氛頓時安靜。

  刷的一下,歡迎進入黑暗的世界。

  手中不斷揮舞的線香,如同漆黑的奏鳴曲,點亮三途河畔的幽明。

  祝融象徵毀滅的不詳跟浴火重生的火鳳,翩翩起舞的飛蛾,那股撲火的本能。

  點燃營火進入最後一段高朝,拿著營火棒牽著那頭老虎裝的小黑,結果還是要點燃第二次才成功。

  高舉火把奔向後台,滴濺的油漬襲擊身上的衣褲,狠狠的往地下一個痛擊。

  泯火的那瞬間,鬥志從未如此高漲過,落荒而逃不為過,摩拳擦掌志氣滿,活下去要比死需要更多的勇氣。

  

  夏夜的壽山很是寧靜,天空仍浮現著紫紅色的雲霧。

  今晚剛好是十五號的滿月,嬋娟顯得又大又亮,潔白冰清像雪一般的晶瑩剔透。

  照射在一條條伸手不見五指的路上,後邊跟著一堆想夜遊又不斷尖叫的人。

  想起今早的餵養,看見了像兔子般的小羊,全身軟綿綿的像棉花糖。

  漸行漸遠的腳步,我憶起那還未展翅高飛的桃花,那年的夏,翼德的名字為誰改變。

  躺在木製的長椅子上面,注視達達熟睡的臉孔,看著短褲小屁孩的睡相。

  但求不要有蟑螂出沒,像剛剛在服務處遇到那隻還會飛。

  當場連吃宵夜的胃口都沒了,也不想開檢討會,只是不斷提心吊膽東張西望。

  可是現在的自己,應該是想起洗澡室外面的那片風景。

  不是小凱學長坐後座,怡心蹲在腳踏墊的冏模樣,這感覺像是三代同堂一起出遊,藍天社老中青的代表。

  望著元亨寺的佛塔,還有我吶喊的衝動,說出口的秘密只有我們仨人知道。

  也許祢也正看著我對嘛,在那裡,坐落寺廟的骨灰罈子中,一出生就無緣見面的祢。

  沒有祢曾經用力抱過我的印象,也沒有祢任何面容。

  只有一張又一張不會說話的照片,還有親朋好友的滿口傳聞。

  

  祢,不要佑著我也不要看著我,因為我不值得讓任何人付出,他們比我更有出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