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09 Tue 2011 12:16
  • 晚宴

  躺在木製的雙人床上,僅以一層床墊鋪著,還是睡的很不習慣。

  以前睡的可是雙人彈簧床墊,枕頭也是兩顆或兩顆以上,當然從大被子到小被子都有。

  現在放暑假回來,房間已經被小弟的霸佔走了,無奈的情形下只好跟老姊同榻。

  不過快要嫁為人妻的她,三天兩頭才回來這麼一次,算起來也挺自由的。

  一旁還睡的不醒人事的老姊,七點多才接完男朋友愛的morning cal後,又回到被窩繼續呼呼大睡。

  拿起躺在一旁的手機,按著按鍵,十點二十四分的電子時間顯示在手機上面。

  重重的將手枕在額頭上面,無奈的閉著眼睛,右手卻還握著手機,當下想狠狠摔爛它的想法又加一。

  如果從她離開台灣後計算,每當我看完靜悄悄的手機,就萌生一股想要砸手機的衝動,如今這種念頭到現在大概已經快到一百次了。

  因為想看見的卻不是這個,而是一個拿人當呆子看笑話,也不曉得另一半的擔心跟思念有多重的渾蛋。

  連一通電話跟簡訊都這麼吝嗇,我卻像個傻子一樣的等待,真的狼狽到連狗都不如,還要笑著跟她說玩得開心,像她老媽似的確認吃飽沒,有沒有睡好。

  真他媽的奇蒙子有夠不爽的,心情已經夠糟糕,腦袋還必須忍受月經來時的痛苦。

  臭梁心瑜,說要打國際漫遊的是誰啊!再不回我電話,老娘就改天就強上妳。

  

  吞沒天際的顏色,將眼前的海岸融入墨黑般的顏料。

  吵雜又刺耳的聲音,從一坐下後就不曾停過。

  除了禮貌性的稱呼跟點頭之外,就這樣不發一語讓蔓越莓的甜膩在口中擴散。

  把拔坐在我左手邊的位子,像我介紹左前方兩位伯母。

  沒有血緣上的關係,都是大姑姑的小學同學,比較沒有見過。

  沒到宴會會場前,以為這次的桌數會不夠,因為大姑丈和大姑姑請來的人都會很多。

  幾乎都是他們的同學,不然就是朋友,加上壇裡的委員也會到。

  幸好上次有擺兩桌,這樣可以避開擁擠的喧鬧,跟東西不夠分的窘境。

  最主要還是想安靜的吃,不需要有太多敬酒的動作。

  不過也只有一位長輩要跟我喝,我倒是喝的很不客氣,一口氣喝到杯子見底。

  一、兩個月前去南寮超峯寺請吃平安宴,感覺差別還蠻大的。

  不是說吃的不好,不同廠商煮的當然味道也不相同。

  那樣的排場之前就已經見識過,除了保安宮之外,目前看過最盛大的。

  今年很不一樣是請到歌星到現場,另外還準備了好幾十萬的煙火秀。

  建醮加上普渡,果然熱鬧非凡,還分劃成好幾區的平安宴。

  又喝光一空杯子,也吃下好幾道菜,除了不愛的菜之外。

  大姑姑只喝了半杯紅酒,整張臉就氣血通順,紅的像抹了口紅一樣。

  可能是家族遺傳,把拔的臉皮也很薄,是因為他長期工作曬黑。

  不然幾杯黃湯下肚,他也會開始臉脹紅,當然我也是。

  臉都會紅通通的卻不會醉,也沒有起酒疹的問題。

  不曉得爺爺是不是也會這樣,很容易就臉紅,所以關羽也是因為這樣囉。

  一旁的座位空了,那位被中壇元帥上身的人不曉得走去哪裡了。

  這是第二次見到這樣的情形,去年的這時候,也是同一個人。

  感覺心底很不踏實,是不是當祂望向我的時候,會說出一堆驚人的話。

  雖然早知道自己這樣的壞蛋,死後一定會下十八層地獄。

  不過那種朦朧的視線,睥睨眾生的眼神,真的可以感覺到,眼前認識的人已經不是熟悉的那個人。

  而是有更強大的神祇在背後,可以一眼就可以看穿一個人。

  幸好當下沒有亂想什麼念頭,只是偶爾對其他女生有性幻想。

  剛剛不小心吐了口口水,因為在心裡偷偷咒罵某個笨蛋。

  加上今天還沒有隨地小便,甚至連打槍都沒有,以保持我純潔的身心。

  我真是一個絕對善良的平凡人,安分守己的度過每一天。

  說的連自己都不好意思了,看來等等會遭天打雷劈的人是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