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妳的丈夫呢?」

  他開始反擊,而且還是最猛烈的一帖重藥。

  幸好這裡不夠亮,也或許是臉上的淡妝遮掩了抽蓄的嘴角。

  「你長的很像我老婆。」

  蘭姆的苦澀從他嘴角瀰漫開來,沒有讓我反駁的餘地,他繼續說著。

  「我很愛她。」

  『那你又未何在酒店,身邊又摟著你不認識的女人?』

  男人果然只會在醉酒的時候,說出他們老是不敢說出的真心話,其實那也不過是哄騙女人的手段。

  「老婆就是老婆,是我這一輩子都會放在心裡的女人。」

  她緊握的拳頭,發出格格作響的聲音。
  『妳們,不過是過客。』

  終於,她拿起酒杯將裡頭的酒,全部潑灑在眼神朦朧帶著疑惑的男人身上。

  『你這個愛情騙子!大騙子!什麼老婆是你最愛的人!是你一輩子會放在心裡的女人!』

  她氣的全身發抖,音量大到引來旁的側目,就連西裝男同桌的人都停下動作望向這邊。

  『如果你真的在乎我,你會這樣對我嗎?』

  她不能理解為何自己的丈夫,到底是將浪漫與風流建構在怎樣的思想上,但不論是哪樣的想法,在在都使她痛苦萬分。

  『你這騙子!你到底愛不愛我!你說啊!你說啊!』

  她像瘋了一樣的大叫,聲音帶著哽咽。

  『你到底愛不愛我?求求你告訴我啊!你到底愛不愛我?』

  丈夫沒有回答,她卻仍一面大喊,一面淚水就不斷流出來。

  其實她早就想這麼問丈夫,她也早就知道答案。

  她蹲在地上,無法自拔的哭著,突然他聽見了丈夫的聲音。

  「妳的名字裡面有個薰啊!那是我很喜歡的薰衣草喔。」

  她一愣,抬起滿是淚水的臉龐,見到丈夫正瞇著眼,看著自己。

  「喜歡一個人是沒有原因的,只要和相愛的人在一起,任何付出都是值得的,所以薰衣草的花語是等待愛情。」

  青澀臉龐的丈夫,就像回到大學時代的兩人,他遞給了她一朵淡紫色的薰衣草。

  「再偷偷告訴妳一件事情,其實我很喜歡妳。」

  

  座無虛席的位子,放眼過去滿滿都是人。

  我嚼著不曉得是什麼魚肉做成的握壽司,口感倒是十分清爽。

  又上來了一盤炸蝦,我倒是很默默的吃著。

  不管是哪一道菜,我都沒什麼放過的機會,搞不好還會整盤被我吃個精光。

  考完指考的當天晚上,表哥請我們吃了一間日式料理。

  想當然那兩個小蘿菠頭也會出現,想也知道他們兩個絕對不可能會乖乖吃飯。

  不過我倒是不用太操這個心,因為就是放輕鬆盡量大吃。

  客氣這兩個字在我的字典裡面,是要看時機跟場合才出現。

  這樣的機會不吃就是對不起自己,是對不起哥哥的摳摳才對。

  就這樣很沒有特色的一篇文章,因為我沒有拍下美食的照片。

  應該是說,吃都來不及了,怎麼還有空拍照。

  而且鋒頭都在那兩個小孩身上,我也不想被拍下狼吞虎嚥的樣子。

  比較好玩的事情是那隻小的,他很喜歡一直咬東西,可是又會吐出來。

  結果我阿姨只是把他手上的芭樂拿走,他馬上大叫而且大哭。

  無奈的情形下只好又還給他,讓他繼續去啃。

  突然他便便了,所以被姐夫帶去換尿布。

  回來的時候卻沒穿褲子,整個就很涼爽的感覺。

  表姊還拿起小外套幫他圍上,結果看起來超像女生的。

  他還很得意的站在椅子上讓我們拍照,雙手將甜筒餅乾舉高,笑的很燦爛。

  回到他們住處,不曉得他到底在忙些什麼。

  就一直走來走去,不停的伊伊牙牙的。

  沒有一刻是安靜下來,就是興奮的趴趴跑。

  這時候姊姊手上有一碗紅豆湯,他就不停的看著碗還偷偷靠近,姊姊用了一些些的甜湯給他喝,二姨也在旁邊。
  二姨故意板起臉來看著他,喝下紅豆湯的小隻也看這生氣的二姨。
  就這樣,兩個人對看大概有一分多鐘。

  我姊要用第二勺給他喝的時候,他是臉看著二姨,嘴巴斜張開來。

  但他卻沒有喝下去,因為下一秒,他開始眼匡紅,豆大的眼珠已經要掉落。

  這時候我二姨才展開笑顏,將他整個身子懷抱著。

  這種玩笑還真的開不得,原來小孩子真的會看人家臉色。

  小隻也笑著跟他奶奶鼻尖對鼻尖,原來小孩子也是很好哄騙的。

  那是一個心起漣漪的夜晚,我莫名地開心也莫名地沉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