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07 Thu 2011 11:10
  • 起點

  輕輕的,我靠近她的臉龐。

  她的姿勢沒有改變,還是那麼可愛。

  我又移向前在她上方,剛好反看著對方。

  唯一不同的是,她仍是雙眼緊閉,小嘴微張的輕呼吸。

  看著看著,我的視線卻不知道往哪裡擺。

  我知道這樣的行為,在此刻是忠實情感所驅使。

  也明白這樣的行為,在此時任何人的眼裡,一定會啼笑皆非。

  慢慢的,頭往下移動的很慢。

  很快的,心跳像偷偷加速度似的越來越快。

  時間跟內心的快與慢,形成了強烈的拉鋸戰。

  動作越是慢慢來,震耳欲聾的心臟敲擊就越快。

  突然我的腦袋一片空白,突然我的唇緊貼冰涼的肌膚。

  那一刻,時間快的不超過兩秒。

  那一瞬,我卻覺得慢到連心跳聲都聽不出來。

  那一秒,離開額頭的我,只有一種叫做“失去”的感覺。

  這輩子只有這一次的機會,也只能有這一次最親近的接觸。

  始終無法讓對方明白自己的心意,明明是零距離的靠近,彼此並不能相愛。

  難過的滋味重重侵襲心頭,第一次心被狠狠的埋在第十八層底下。

  就像親手葬送了自己,得到了一輩子都不能再擁有的吻。

  最初,得到了;最後,也失去了,剩下能做的只是一直凝視妳依舊熟睡的臉孔。

  難怪只有真正的王子才能穩醒睡美人,因為我並不是你的王子,我只是一個到現在還喜歡著妳的人。

  

  帽緣滴著豆大般的水珠,又穿著那件破洞雨衣。

  腳踏墊上的包包,就像丟進洗衣機洗過一遍,還浸泡了一整晚。

  會出現在這裡的我,肯定是發瘋,不然就是被小黑下蠱,這樣不由自主。

  28號那天,南高雄下的雨就像拿消防用的大水管,狠狠的從頭往下沖。

  有些車子都會飄移,何況我是騎著摩托車,還是遇到水漥就會掛掉的小白老婆。

  「乖!撐住,等等讓你喝機油喝到吐。」

  她的引擎在水中開始空轉,還是那種停頓後會暴衝。

  就像把油門加到底緊按煞車不放,然後瞬間把煞車放掉的那種暴衝。

  「哇靠!這什麼鬼啊!」

  學校的山路開始在淹水,一旁裸露的峭壁都有崩落的危機。

  重點是看不見的路面,連汽車要通過都很難了,何況是噗噗。

  大不了就跟一旁的人一樣牽車上山,反正都來到這裡回去也太晚,都上賊船就探它一探。

  終於我拖著像穿衣服直接去洗澡的身子,把地上弄得濕淋淋的來到社辦。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弄濕自己,遙想去年的台南行,髒話在我心中蔓延開來。

  抱著一堆器材往活五移動,幸好現在是夏天,不然會冷到暴斃也說不定。

  控著那堆沒用過的器材設備,我只好冒著被玩壞的風險,繼續亂玩。

  難得這輩子可以碰到以萬來計算的設備,當然不能放過這次的機會。

  不過期間有出了很多意外,還有我的包。

  但是那都不算什麼,雖然忿忿不平卻也無壞大家的心情。

  擔心的還是外頭的大雨,以及那殘破不堪的道路。

  老天應該不會對我們這麼好,讓我上演漂流教室的劇情,還是參加大逃殺的戲碼。

  不要一醒過來是待在一間房間裡,然後房間的螢幕裡頭,有個人說想跟你玩個遊戲。

  這麼好康的事情,是不會發生的啦!就算要慶生也不會有這種梗。

  「今天可以叫外送嗎?」

  這是陪阿柳下山拿便當的時候,突然發自內心的中肯。

  「我想,這種鬼天氣也不會有人想外送。」

  看著天空,在看看山路,又是一句非常中肯的話。

  也許是老天聽見我們的怨念,絕對不要在學校過夜的怨念。

  過了中午雨開始變小,到了下午久違的太陽探出頭來。

  我們也順利的把今天的課程結束,包括小凱學長跟河馬學長的,還有值星時間跟想活動。

  回到住處我第一個念頭就是很想洗澡,並不是汗流浹背的濕,雖然是乾的差不多,連內褲都乾了。

  吃飯的時候也很沒有胃口,就是想塞點東西。

  他們討論的很熱絡,包括社遊跟社博社嘉,還有他們的社服。

  接著就是今天的課程時間,小黑教他們企劃書,我是器材的方面,剩下就是貍貍跟屁屁的課輔。

  很多事情就是我們經歷過才會發現問題點,就算現在要他們去思考也不見得會明白。

  不讓他們去體會跟跌倒,就不會瞭解那份爬起來的辛苦。

  坐在電腦桌前面,我打著遊戲等待宵夜歸來。

  剛剛聽了很多的八卦,還有阿柳一直守護的衣櫃。

  大部分的時間,他們都耗在那個衣櫃那邊。

  頭一次看見阿柳囂張不起來的樣子,還有那個很好笑的龜縮樣。

  真是風水輪流轉,幸好我本身就沒什麼把柄在他手上。

  不然大概也會加入狂ㄉㄧㄤ他的行列,然後把他整個人壓制住,去揭開衣櫃的秘密。

  話說今天每個男生都被我開過門,洗澡的時間是五分鐘,我在四分鐘的時候就強行突破。

  看來這屆的男生都很有料,各個還滿有肉的,胸前的肌不輸於女生咧!

  不過就是會聯想到肉肉肥肥的樣子,整個就超香甜可口!(大驚!!不小心透露啦,哈哈哈。)

  只是建良這個北七,出浴室了還不穿上衣服,好像裸上身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一樣。

  也不想想這裡是公眾場合,當場想給他一記暴頭。

  掙開雙眼,我摸著鼓鼓的肚子。

  好在那幾份的大薯沒吃太多,不然會飽到睡不著。

  一旁的所有人都睡著了,就連那個睡覺前說不冷的阿柳,也蜷曲的像隻蝦子。

  把身上的毯子覆在他身上,我雙手交叉於胸躺著。

  似乎有很多東西在胸口溢出,心情飄遠到去年的暑假。

  好多張臉孔,好多事情,好多好多瀏覽完後被扔進回憶的盒子中。

  望著她的臉孔,望著他的臉孔,望著好多好多張臉孔,埋藏在最深的底部。

  隔天接下去的活動,我突然感覺時光飛似。

  突然好不想要就這樣結束。

  某當回憶走到這裡,我知道我一定會被打斷。

  看他們練著舞,看他們某個人的臉龐,看著那一直在改變時間。

  躲在後台邊的窗戶,我不想讓任何人看見我精神不濟的樣子。

  躺在和煦的陽光下,我跟佩文聊著八卦只有風才曉得。

  原來指間流逝的不只是時間,還有承載的情感。

  拿起來的那一秒鐘,就等於已經在為放下做準備。

  最後的開始,就是最初的結束,因為這個圈已經走完了。

  精采而不亮麗,起落卻是無常,就等以後再來慢慢品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