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06 Wed 2011 10:58
  • 盡興

  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我躺在張開的睡袋,卻是睜著眼睛。

  看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這時間點卻一絲睡意都沒有。

  一旁規律的呼吸聲,伴隨著規律起伏的胸膛。

  右手邊躺著只有一件毯子覆蓋,身子蜷曲成蝦子形狀的他。

  睡前還誇口說不會冷,實在很難跟現在的情況相比,也不想想冷氣可是開了一整夜。

  在我左手邊的矮床上,橫躺著幾條熟睡的人影。

  睡姿不同的她們,已經比我們還要舒適,唯一相同就是睡的安穩香甜。

  最下方有個鋪草蓆的男子,這感覺像是某間收容所一樣。

  整間房裡最突兀的我,還是張開眼睛看著天花板。

  並不是被周公遺棄,而是被這壟罩黑暗時間所放棄的人。

  一眼瞬間,一眼萬年,腦海盤旋那些雜七雜八的想法不去,心卻異常冷靜。

  凝視著天花板,內心安靜到沒有半點聲響,耳朵不間斷道是四面八方的打呼聲。

  到底姿勢維持多久,我一點也感覺不出,時間是靜止還是流動。

  心跳不停抨擊我的耳膜,越來越快的速度,讓我不禁顫抖恐懼。

  望著她熟睡的臉孔,才發現視線都沒離開過,只是靜靜凝望。

  她皺眉的時候,我跟著皺眉;她嘴角上揚的那一刻,我跟著微笑。

  很真氣人,情緒波動竟是跟著她而變化。

  好想賞她一巴掌將她打醒,不想再被牽著鼻子走。

  右手停在空中,遲遲不肯落下,因為我不可能會吵醒她。

  諷刺的是這時候的她,才是短暫的真正屬於我。

  

  有兩天的活動,有兩天的心情,有兩天的疼痛。

  第一次當帶動的總召,抱持著怎樣的心態。

  身兼多職的責任,感覺是有點吃不消的壓力。

  從一開始的行前訓,到現在終於出團,好似歷經一段很長的時間。

  那時候的自己,反反覆覆也不知道在瞎忙什麼,就是一刻沒法寧靜下來。

  好不容易應付完這邊,下一秒又該打起精神面對下一個問題。

  當時的我開始同意這句話,「人生有限,把所有麻煩的事情牽扯在意起解決,就顯得簡單多了。」

  全部堆積在一起解決,簡單可是不輕鬆,因為沒這樣的能力,而且我不是天問的那個男人。

  從課輔完後到帶動,膝上那條猩紅的疤,就像活了起來,開始侵蝕我的皮肉,也挑戰著我的精神。

  是我的錯覺嘛!每次讓堃堃換藥的時候,它好像又更進一步的吞噬。

  包覆的皮膚,已經泛白,不斷有鼓起的濃包,這應該不是普通的擦傷吧!

  才短短的幾天時間,就迫不及待的想蠶食寄主,想要取而代之。

  望著它,我想起去年溪浦帶動,那時候也是帶傷上陣,而且也是擦傷。

  不過到全然沒有壞處,至少作用可以讓我提起精神,靠著這樣的疼痛不至於忘了身在哪裡。

  唯一的缺點,就是它肆無忌憚,幸好我一點都不在意,因為我很清楚它還捨不得我,會讓我好好活著。

  整個活動下來,很大方承認是七零八落。

  原則上只要不出包,活動有如期辦完,該做的都有做到就行了。

  我不歸咎外在因素太多,就算時間一直被縮減,該有的還是要有。

  隊輔大多是第一次帶的關係,幸好那兩天巫巫不在,不然就有他們受的。

  雖然感覺散漫,我也不太強迫,可是該有規矩的時候我就不容許忽略任何眉角。

  至少大家都玩的很開心,小朋友的精力永遠都那麼充沛。

  第一次玩水玩到發瘋,第一次想梗想的這麼過癮,第一次活動中玩三值星。

  因為只有三個小隊,所以在排闖關的時候很難。

  就算加了魔王隊也想不出第五個關卡要怎樣穿插,不過呢!這通通都難不倒我的。

  耍了點技巧,加一些想法,就等實行的時候通不通用。

  看來我真的很有整人的天份,從幫他們過生日就看的出來。

  值星部份就有點困難,因為剛開始其他人都沒幫我建立威嚴。

  到後來就漸入佳境,因為我不停的想梗給他玩,發頓脾氣精神就來了。

  只是還沒破梗的時候,貍貍跟小黑還不停的逗源啟笑。

  雖然我也很想放任他們,可是這麼一來就壓不住小朋友,除非我扮起值星官,這樣不好吧!

  但是一交接給屁屁就已經垮掉了,他不只不會ㄍㄧㄥ連講話都會笑。

  還沒整之前就開始在偷笑,ㄍㄧㄥ住了還會岔音。

  闖關過程中倒是有不少的事情發生,好玩的也是一堆啦!

  到最後闖關完要處罰的時候,我又交接給阿馨。

  當她戴上墨鏡的那一刻,我就知道這真的只是好玩而已。

  因為太有爆點了,光是她扔水球要砸阿柳,還沒砸中的時候,簡直笑到不支倒地,還有阿亮拿水桶往屁屁身上潑下去的剎那。

  我想我們要的不是辦的盛大,而是活動中玩的盡興。

  玩社團的人很少,玩這樣性質社團的人又更少。

  原本是強大的佼楚,現在淪落為掛名的空盪。

  雖然事後話,但也不免感概,可是感慨中又帶著衝勁。

  加油啊!社評中最強社團已經倒了,風水輪流轉也該是我們拿回優等的時候了。

  是靠他們願意經營下去,但未來誰又能確定。

  結業式完全沒有,至少可以多跟小朋友親近一些,一個好好的感性時間,被我捧的像歡送會一樣,只差別mic是用來講話,不是拿來唱歌。

  以往傳統的拱橋沒了,取而代之就是互相道別。

  謝謝老師這幾週的配合,還犧牲假日的時間特地從高雄市開車過來,雖然已經沒區分了。

  一定會有意見相左的時候,彼此都會有情緒化的問題。

  磨合跟溝通發揮功效,凡事都要心平氣和的討論跟解決。

  如果沒法坐下來好好談,連最基本的涵養都沒有,不用等別人來打,自己就已經先垮。

  老傢伙不是沒用,嚐點甜頭不是不好,是因為輩份關係仍然存在。

  連被人尊重的地步都沒有,那乾脆事情都拿出來拍賣算了,價高者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