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醒過來的時候,『心繪』才剛播放。

  翻了翻身,幸好今天太陽不大,不像14號那天。

  到阿嘉他家時,我在外面無聊著等他。

  因為他家的鐵門中間有條縫,我看過去,居然看到咒怨裡面的小白,害我差點加速逃跑。

  「你是睏無飽喔!」

  他一出來我就瘋狂嘴砲他,誰叫他白的跟那個一樣。

  快九點,到的人只有我、阿嘉、涂仔還有毅哥。(這本來就是他家)

  打給丸哥,他還在家打2K10,結果整路被涂仔砲到尾。

  不過催這個字,我建議各位絕對不要亂用。

  因為當一口氣講出好幾個催字的時候,會感覺很奇怪,尤其又是兩個男生。

  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催我?

  吹吹吹吹吹吹吹吹吹吹吹吹吹我?

  置於我們的目的,就是2010的動漫展啦!

  說真的,我對動漫的東西一問三不知,了解的就那幾樣。

  聽過的很多,幾乎都沒看過。

  one piece一定要知道、hitman reborn不用說一定有、HUNTER看到現在、soul eater一看再看、bleach是固定班底、the fighting絕對不會錯過、Fullmetal Alchimist怎麼會不知道、D.Gray-man看的很仔細、MAJOR、Yu-Gi-Oh、shaman king,其實不只這些啦!

  幾乎都是這類型的卡通,唯讀沒播放或是我不感興趣的。

  我只知道,零之使魔跟學生會長。

  所以進去的時候,我就一直叫導覽小姊(涂仔)跟我解說。

  誰知道,平時自稱『天性宅』的他也一問三不知,跟我半斤八兩。

  好一點點是因為,他本來就有涉獵這方面。

  算了,靠他真的會倒。

  不過頭一次在巨蛋看到,原來高雄的人潮也很多。

  隊伍排到二樓,我們無聊的找頭跟尾,誰知道居然看不到。

  這是什麼情形啊!不見首尾,到底是從哪裡生出這麼多人的。

  還沒到進場的時間,我們跑到飲料店等待。

  阿嘉這個笨蛋,點了一杯胖胖杯,還不知道那是胖胖杯。

  結果送來的時候,自己也嚇一跳。

  還說要半價賣回老闆,氣的丟棄在桌上。


  DSCF7057.JPG

  整個臉都冏掉了。

  時間到了,我們一群人沒有排隊。

  因為一直要找小妹拿票,所以走外側往前,到了路口。

  結果這個舉動被人家誤會我們要插隊,原本打算繞回去排隊。

  很好!被我聽到了。

  所以管他三七二十一,人家都要我們這麼做了,不做怎麼行。

  剛好阿嘉的同學,已經快到門口,我推著大家插進去。

  「齁!」大家居然異口同聲。

  「齁,屁喔!非常時期要用非常手段。」

  都被誤會了,那就誤會到底吧!

  不過,大家都是乖寶寶、好市民,所以不要一個人的時候還插隊喔!

  這樣很容易被抓包的,要就要像現在一樣。

  不對啦!都不可以插隊啦!

  說老實話,裡面不大是真的啦!但容納的空間很多,只是很擠。

  一瞬間就衝散了,我身邊只有導覽小姊。(涂仔)

  邊走邊瀏覽,看著很多很多新奇的攤位,還有許多成列擺放的周邊商品。

  大到玩偶、抱枕,小到圖章、別針,幾乎想到的都有。

  連汽、機車上都有印製跟烤漆,我還問這是不是用貼的。

  
  DSCF7072.JPG
  
  DSCF7068.JPG

  「ㄟ!如果你也買一台的話,你不就跟它一起吃飯、睡覺、洗澡。」

  「不然又不會騎出門,這樣很孤單耶!在家只能空轉。」

  趁著台上表演開始前,我們走馬看花其他的地方。

  直到音樂下,女僕姊姊都上台了。

  我們拚命的擠到前面,原以為真的擠不下去,誰知道前面的人一直往後,我們就大方的往前。

  角度跟視野一覽無遺,不像最前面坐著的人,不過也剛剛好。

  我還讓一個弟弟,站我前面。

  原本我看到一個羅莉在打轉,想讓她站我前面,這樣好上下其手,不是啦!

  是想讓她看個一清二楚,不過她似乎放棄了。

  不過,該怎麼說呢?

  我沒有特別喜歡,也不會討厭。

  只是在想,她們穿這樣跳舞不會熱嗎?穿少一點會不會比較好。(不穿最好XD)

  感覺上就是很特別,真的是頭一次看到。

  台上唱的賣力、跳的努力,台下青一色都是男的叫聲,一台台的相機也沒停過。

  雖然很新奇,我還以為有各個不同的團隊會上台,也以為cosplay是在這裡。

  所以當休息的時候,我們就擠出來了。

  繼續淹沒在人陣裡面,把自己當沙丁魚一樣瘋狂的擠。

  雖然不用去夜店就可以有磨蹭的機會,但是這樣的擠人是沒得挑的。

  不管高矮胖瘦、是男是女、連長相都不用看了,擠就對了。

  經過一番掙扎之後,才被他們叫出去。

  他們早就出來了,只有我跟涂仔一直逛。

  原本要去地下一樓吃中餐,但人還是很多,我們改去日式料理店。

  去地下一樓前,涂仔還往上看說要找地下室,看他真的被女僕姊姊電暈了。
  
  DSCF7121.JPG
  這是我的滑蛋蓋飯,等餐的時候我們超無聊的,還拿牌出來玩。
  DSCF7122.JPG
  丸哥被偷拍還不知道,好傻好天真。
  DSCF7124.JPG
  阿嘉是孤獨老人嗎?故意坐大位啊!

  吃飽後,我們跑到撞球間休息。

  但是每個人都好像吃錯藥,連三局同一顆,大家輪了快幾遍,還是打不進去。

  最離譜的是這局,母球跟九號球剛好卡死。


  DSCF7125.JPG

  請問有哪一位善心人士肯告訴小弟,遇到這種情形該怎麼解。

  打到一半的時候,有個短裙正咩在完投籃機。

  我們不是看分數,而是看那隨著身體擺動的裙子,因為在一下下應該可以看到不該看的。

  結果他們居然:

  「小慕,你不要打了,你拿相機過去拍。」

  「對啊!這局算你贏,過去福利我們。」

  「對咩!誰叫你剛剛都跟女僕拍,現在換你貢獻了。」

  「嘿啊!給你爽到了,現在換我們爽了。」

  我敲竿,九號剛好進洞。「靠腰!自己去拍。」我知道他們是說笑的,但我就是想嘴砲他們。

  「齁!剛剛都不贏,現在讓贏你又打進。」

  「對啊!我們很認真的跟你說耶!」

  回家的時候,我們打算去吃冰,為今天畫下一個完美的句點。

  誰知道,只剩不到幾百公尺的距離,就下起大雨。

  我們還是在停紅燈的時候,看著大雨就這樣從對街下過來。

  這感覺就像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我們所處的地方被分崩吞噬的感覺。

  什麼情況啊!今天這麼多頭一次。

  原來,頭一次聽到有人拍照的時候,會喊著貓咪。

  別懷疑,就是跟我拍照的女僕姊姊。

  啊!我也是頭一次置身在天堂的感覺。

  頭一次,好喜歡這種感覺喔!ㄎ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慕寒 的頭像
慕寒

不完整的旅途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