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子靠著床頭櫃,我揉揉仍隱隱作痛的太陽穴,沒有睜開眼睛,我怕現在一張開眼睛看到天旋地轉的畫面會令胃更加翻騰。

  過了多久我沒有概念,只覺得口乾舌燥,雖然沒有較一開始宿醉的情形嚴重可是整個頭還是悶悶的。

慕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